CBA

就这样和青春说再见

2019-09-13 04:27: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清,你都28了,为什么不结婚啊?新同事不解的问到。
男人在家里有个老婆,在外面最好再有个女朋友。男性好友调侃道。
电脑上MSN闪了:清,忧郁让你美丽和与众不同,但工作是需要交流和沟通,愿我们一起在这里享受青春的尾巴分享成功的喜悦。好心的同事提醒到。
清都只是抱以微笑回答。
来到这个城市找份合适的工作,清只有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虽然冷漠的外表让人多少失望,但埋头苦干,任劳任怨的劲头却得到了老板的赏识,提前解除试用期。干的久了,工作有了头绪和规律,日子里的时间就闲了下来,这种空闲下来的时间让清不知所以,落寞的行走和呐喊使她渐渐的孤独成性,慢慢的割着伤口,静静添洗。
2002年的圣诞节似乎特别的浪漫,天空飘起点点的雪花犹如童话世界里温馨而迷幻。圣诞老人喜庆的笑脸和着装点缀着纯白的世界,一对年轻的男女嘻哈着穿过大街小巷,明媚灿烂的似春日里的阳光在冬季里绽放。就是这样的天,让青春的懵懂和羞涩在狗尾草的边缘徘徊。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才见面不到两天的网友。在网络刚刚流行的年月里,清被一朋友拐的迷恋上了QQ聊天。志是连打字都不怎么熟练的清的第一个聊友,聊了两年。那些对着电脑欢喜悲伤甚至感动的潸然泪下的日子在从未交过对象的清心里根深蒂固。
2002年2月2 日,他们在有着不真实的场景里见面了,一切都很突然,来不及思考。清是在接到爸爸的电话才知道,志已经从遥远的上海(他当时上班的城市)来到了她所在的这个小城市,说不清是感动还是善良,清的一家人接纳了志,留他在家小住几天。只几天的时间很难了解到一个人,当志走了以后,父母开始反对他们的交往并频繁的安排相亲的次数,清总是阴沉不安,毫无表情,象不带情感的商品任人挑选。对方在一一领教了清的沉没寡言和执着后纷纷退场。
父母终于妥协了,清怀着无比激动和向往的心情来到了志所在的城市—天津。没离开过亲人,没出过远门,清感到迷惑,想要回去。志的坚持和他母亲的有意挽留让清宽心了很多,时值正好非典,原本想尽快找到工作的,这下吓的清是连小步都不敢迈。清说,我怕客死异乡。志说,如果你染上了,我就照顾你,然后传染给我,我陪你。清不相信的瞪大眼睛,志说:相信我,是真的。只是后来他们谁也没得上那年疯长的瘟疫,这句话的真假便无从考证。再后来的今天清想起这句话才明白,那年的谎言让一个女人注定孤单。
200 年的天津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繁华,很多地方还在开发之中,清所在的区域连道路都在修葺,到处灰烟蒙蒙,志载着清在工业区里转悠等着工作的机会。志给他讲了痞子蔡的我单车后面的位置,清感动,便以为抓住这没有面包的爱情也是一种幸福。当许多的感动串联,就演变成最真实的平淡。拿捏着时间,把玩着岁月,日子也就这样过着,工作着,忙碌着,忘记着也怀念着。
当真正融入他们的生活,才知道争吵好象是这个家每天的必备之课。习惯了父辈相夫教子,夫唱妇随的生活方式的清,对着志父母乃至志的生活态度和沟通方式不予理解和头疼。他们争吵的理由不外呼家常里短,柴米油盐,有时甚至可笑的连理由都找不到。清越来越不想回家,每天加班很晚,即使公司没事她也逗留到深夜,这样回去大家都睡了,相安无事。其实日子和性情都需要雕刻的,但人的性格却始终让人做着不同于别人的选择,清没有退缩,在别人的游说和利诱之下,她也没想过离开,他只是那样的默守着一段别人以为浪漫自己却枯涩的感情。既然选择就接着走吧,回头亦是错。
真正的冲突和战争还是爆发了,爆发的矛头干净利索的指向她。2006年年近,清和志奉子成婚。精明的婆婆连自己唯一儿子的婚姻大事都想搪塞而过,简单的一纸婚书罢了。清的父母不同意,必须回家摆酒,要不老脸没处搁。那段日子清每天早早下班,回家的事情就是由谈判变成的吵架甚至是嘶吼。在这场婆熄的斗争中,清没有退缩,她倔强的性格再一次得到了完美的展现。但最后还是婆婆那种泼辣的连律师都不是她对手的女人得到了胜利。清决定自己离开,一直不发表任何语言的志说,回家吧,我们自己出钱。清无语。她再一次的选择了默认。
回来就好,你还有最后的选择,如果不幸福就站在原点转一个圈,数到三,睁开眼睛你看见的那个人肯定不是志。清说,没有选择了。家人沉默,已经戒烟十几年的父亲埋在烟圈里,老实厚道的母亲一直看着清,没有语言。他们的不舍和担心让清心痛。父亲一直都说清是这三个孩子中最让他们担心的,清从小就是在和病魔的抗争中长大的,二妹有一副好的身体,小妹性格不饶人,只有清柔弱少语,让人挂心。一旦选择就走下去吧,宿命亦是如此。2006年的大年初六,所有的人们还在享受走亲戚打麻将的乐趣时,清的家人在酒楼为他们举办了虽不奢侈但也排场的酒宴,志的家人一个也没来,只是他自己象个小孩子样开心的穿梭。清躲避亲人不解的眼神,连清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坚持代表着什么。只是一种习惯,习惯的近似于懒惰的往前走。
女儿的出生给清带来了很大的乐趣和欣慰,原想在这种心境下生长的胎儿是不健康的,相反,女儿的聪明和调皮无人能比。但女儿也成了瓦解这个家庭的根源。清从麻醉状态下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婆婆告诉他,公公来了,站在手术室外面,听医生说是个女孩,看都没看,掉头就走了。为了省钱志告诉医生不用止疼棒,刀口的疼痛让清来不及多想,哇的就哭了,吓的护士手忙脚乱。志当晚就走了,说明天要上班,清没有挽留。第二天整个妇产科都知道四室 床的女人生了个女儿,家人有意见,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清没有理会,静静的看着躺在身边的小生命。
出院回到家里,婆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号啕大哭了一场,诉说在医院里斥候的苦楚,清只是沉默,貌似在这个家也只有沉默才能获的一丝的安宁和平静。志上班的地方很远,一个月可能也就回来一次,照顾孩子的事情就落到了清自己的身上,白天婆婆还能给看一会到了晚上偌大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母子俩。妹妹每次打电话说,姐,你身体没事吧,别忘了,医生交代不是孩子生下来就证明没事了,要补,多吃有营养的,多吃~~明白吗?明白了。可是看着一日三餐小米粥,白水煮蛋,再好脾气的人天天吃也吃不下啊!清不想去想,只是想了,又有能改变什么,已经是二十世纪了,她月子的生活仍保留着七十年代农村妇女的模样。让清唯一撑下去的理由就是女儿。
日子就这样过着,不去触摸就不觉得痛。但上帝并不怜惜她的执着和凄楚。2006年的中秋和元旦挨的很近,全国性的放假。志的表妹从北京过来了,他们三个逛了几天,不知道是劳累还是吃错了东西,志上班走后清就开始上吐下泻,两天过去,清全身无力。完了,应证了医生的话,清开始后悔应该好好补补不让孩子吃母乳的,一切都晚了。清去了医科大医院,医生加重了药量仍无济于事,最后清和志商量在拿到公司报销的生育保险金后去河北吃中药,也只有这样才能改变现状,但那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志没有犹豫说陪清一起。清向公司请了两天假,准备好了出门的东西,志这时说,和妈商量下吧。清说,我才25岁,我不想以后的日子就这样过。第二天清还没起床婆婆就跑过来问清要钱,清看着还躺在被窝里的志,狂怒了。绝望,争吵,崩溃,哭喊……千创百孔。灵魂和身躯同样的煎熬!
又是无休止的战争,时间在咀嚼着人的灵魂考验着人的定力,婆婆在索要无果的情况下便怂恿儿子前来游说,清又一次对志说,我才25岁,我不想以后的日子就这样过,我必须用这个钱去吃药,没有选择。那天,志打了清,打的很厉害,右眼青肿,清没有哭。清说那是一种解脱。好友说,去告他吧,已经构成了家庭暴力,清没说话,凄然一笑。
在家人的帮助下清带着不到半岁的女儿和伤痕累累的所有,回到了家乡。所有的亲戚除了愤怒好象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那些过分的关心让清心里的悲伤慢慢的加深。父亲忙前忙后的开始为清调理身体,白发一夜之间多了好多,离开的这些年,清何曾想过父亲那半头白发有多少是为自己而生啊!
今天清在离开家乡的这个城市静静的看着青春难以难舍,泪留满面。

共 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比较感人,叙述也颇为流畅,只是一味的叙述,似乎色彩有些单薄。人物的对话和心理活动可以适当安排一些。【编辑:柳絮如棉】脑血栓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的价格
便利妥护理垫质量如何
护理垫棉柔和纤薄哪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