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仙魔大红楼第二百六十九章通天老竹

2020-05-21 14:44: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魔大红楼 第二百六十九章 通天老竹

一大清早,贾府就忙碌起来。

百多个举人进进出出,其中一半人骑着高头大马,另一半却是素衣徒步,显得极为诡异。

素衣徒步的举人扛起绳索,把雪蛟大辇牵扯住了。

他们迎着宝玉上去,就是充当了纤夫……

雪蛟大辇是不需要什么纤夫的,可他们就是这样做,任由麻绳磨破了衣裳,勒住他们结实的肩膀……

那骑着高头大马的举人们,却是送了宝玉上辇。

他们前呼后随,像是簇拥豪贵出行,又好像是……

在押解有罪的囚徒!

宝玉自个儿也是这般矛盾,黑狐大氅下,是死白死白的囚衣…

一路缓缓行驶,往东城的繁华驶去。

在东城的偏北部,有座和豪宅府邸刻意保持距离的园子。

这园子倚靠星点湖泊而建,雕梁画栋之间,分明露出十分的雅致。

而在一片雅致之中,也有香纱朵朵,柔云片片……

这是东城的牡丹苑,没有围墙,也没有格栅,只要进了百花丛中,就是进了牡丹苑的所在。

乐阳申骑着骏马在前面开路,刚刚踏入花丛的范围,就有人迎面而来。

只见这人浓妆艳抹,虽然年过三十,却还十分娇媚妩艳,是为红娘半老,风韵犹存。

这‘风韵’人还没到,声音就带着媚意传了过来……

“呦,我喜娘啊,还想着今个怎么喜鹊叫呢,这才清晨光景,就有贵客登门……”

话没说完,喜娘就看见后面的雪蛟大辇,眼神在拉车的举人身上扫过,吓得一个哆嗦。

“这,这,好些个举人老爷,怎么都在拉车呢?咱们大周儒家天下,可不敢这样,怎么个都不敢……

那车里的公子爷、贵人呐,喜娘给您找百八十个姑娘伺候,您可别吓坏了喜娘……”

说着,喜娘很自然的要往前走,顺手还要掀开车帘。

她要看看这雪蛟大辇里面的,到底是不是刚回中都的宝二爷?

她知道宝二爷正在风口浪尖,怎么个也得见到囫囵人不是?要是有人冒名惹事,就算牡丹苑的后台再大,那也担待不起……

喜娘见惯风月春秋,看遍豪门光辉,也深知其中诸多的难以名状。

她可不想自己成了代死的鬼,要把自己摘了去……

喜娘这般想着,加快了莲移碎步。

可是这时候,一柄连鞘的剑,却是挡在了她的身前。

“哎呦这位爷,咱们牡丹苑里,那可是不能动刀动枪,别吓坏了姑娘们……”

喜娘还要打趣,招手喊了一下,就有十几个姑娘涌过来。

这些姑娘去拦执剑的乐阳申,那喜娘,还是要往雪蛟大辇的地方去……

可是这个时候,宝玉走出大辇,目光直视,径直往前走。

他谁也不理,谁也不问,挑选了牡丹苑最中间的亭台,就是盘膝坐下……

“原来真个是国公府的宝二爷,哎呦,贵人呐,喜娘得多找百多个姑娘,还得给您挑最漂亮的!”

说着,喜娘就要往回走,可是那连鞘的宝剑,也跟着把她拦在原地。

赵贵宁拍了拍乐阳申的的肩膀,让他把佩剑收回。

随后,赵贵宁的嘴皮抖了一下,猛然扬手!

哗啦啦~~~

无数银票随风洒落,白花花的,茫茫的一片,上面黑色的字迹,更是尤为喜人……

众举人过去围了宝玉,各自端坐在地,闭目不语。

只剩下赵贵宁扯了喜娘,生冷道:“我等要在这里开办诗会,不清场,也不包场,你只需要好酒好菜的伺候,那些好姑娘么,我等也不跟人抢。”

说罢,赵贵宁也去了宝玉那边,同样席地而坐……

一片肃穆,似乎天地阴冷潇潇。

喜娘犹豫了好一阵,还是让人去上酒菜。

美酒,斟满;

佳肴,遍铺地面……

等这一切放置妥当,仿佛清冷青山突然遍布了游人,场面一下喧嚣。

举人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乐阳申还叫了姑娘,不贪容貌,不论身材,只要看得过去的,那也就算过得去。

他们大声谈笑,吟诗,一下子让不处于‘营业时间’的牡丹苑,变成了吵闹的市场……

在这片喧嚣之中,宝玉敞怀披着黑亮大氅,露出的死白囚衣,更是招人眼球。

他没有吃肉,也没有喝酒,甚至,从不开口……

早晨,

晌午,

傍晚!

随着时间过去,喧嚣声没有半点弱下去的势头。

等到牡丹苑到了进客的时辰,场面更加热闹。

有人怕事躲远,然而更多的,却是选了靠近宝玉的地方,他们或听或看,连娇俏的姑娘们也顾不得……

在百多个举人的醉酒放荡中,宝玉好像一个得到的老僧,古井无波。

他不在乎赵贵宁等人的吵闹,也不在乎附近亭台楼阁传来的诧异、好像看猴子的眼神。

有些花枝招展的姑娘过来牵扯,全在半路,就是被举人们有意无意的拦腰抱拢……

热闹,那是极为热闹。

古怪,那也是极为古怪。

就在这样的奇妙氛围中,好些人刻意来了这里;

自然也有某些人,在接到这种消息的同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甄公公手捧一叠纸张,一直等在养心殿外。

他接过甄不语递来的消息,看过后,忍不住赞道:“好个宝哥儿,真心懂事。”

甄不语凑趣道:“义父,宝哥儿懂事在哪里?”

“不要问,不要听,记住,你只是个奴才。”

甄静安对这个义子十分喜欢,把人遣退了,继续在门口等。

他已经等了一天半夜,好像一棵枯木,不介意等上十年八载……

“进来吧。”

许久后,养心殿内终于传来一个虚弱的声响。

甄公公推门进去,又小心把十余丈高的门扉关好,这才碎步跑到水英光的身前。

他没抬头看水英光在做什么,只是弯腰、低头。

“不必多礼,”

水英光坐在龙椅上,手指捏着小巧的七窍血玲珑。

他的额头布满汗珠,十分疲累的道:“今天是第一天,贾宝玉做了什么?”

“禀告陛下,贾宝玉……”

甄公公把牡丹苑的事情说了一次,笑道:“宝哥儿这是讨您好呢。您看看,黑狐大氅内裹囚衣,还有他的下属……

那可是一半高头大马,一半苦力纤夫,明摆着说自己深受皇恩,全都仰仗陛下您呢。”

“哦?这怎么说?”

水英光来了兴趣,把七窍血玲珑放在金案上。

甄公公凑趣道:“您看,您让他三日后回京……

咱们都知道,这小子是猜出了您的意思,您是又气他,又不舍得他这颗脑袋,可是三日后金殿面圣,他就猜不出来了。

他这是跟您服软呢,是说自身荣辱,全在您的一念之间。”

“你倒是肯给他说好话,”

水英光有点乐了,笑道:“他服软是真,但是真个服软,却是不算。”

“陛下,老奴愚钝。”

“这小子把地方放在了牡丹苑,自个又不吃不喝,也不找姑娘……你把今个还敢去牡丹苑的文人记下来,有官的贬官,没官的永不叙用。

这帮没脑子的家伙,他们都当了贾宝玉的陪衬…

这小子是说咱们大周的文人贪图享受,是想告诉朕——

他贾宝玉,才是真个有用的!”

“呔,兀那小子,又在坑人!”

甄公公一下子‘恼’了起来。

坑人?

水英光这才注意到甄公公手里的东西,笑问道:“看你这模样,难道他坑了你?”

“何止是老奴啊……”

甄公公把的副本给水英光看,怒道:“这小子昨夜真个吓死了老奴,竟然出了这种文章,对了……”

甄公公好像想起了什么,压低了声音道:“被吓着的还有那一位。而且,那一位被吓了两次。”

提起‘那一位’,水英光蓦然神采大作,半是心疼,又半是兴奋的道:“吓了两次?说说,快点说说。我那美人儿恩师,可从没被人吓到过!”

“陛下,您不仔细看看这些文章?”

听到甄公公意有所指的言语,水英光翻看,笑道:“有点意思,你看看‘李通判’里写的‘妖道炼法易形,图财贪色,天条决斩’……

这第一卷,好像产生了些许微妙。”

“陛下,这只是奴才烙印的副本。”

甄公公再次提醒道。

水英光突然呆滞,特别认真的看了好几遍,瞳孔都缩成了针尖一般。

很难想象——

到底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天子失了龙颜?

甄公公小心翼翼的道:“禀告陛下,奴才是烙印的副本,跟宝哥儿字迹一样,您没看出来,那也正常,可是……

我的陛下呐,咱们都知道,能真个产生这种微妙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当然知道,”

水英光的手指扣着金案,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也是不由压低了声音,思虑道:“不知何许年前,巫族雄霸洪荒;

不知何许年前,巫灭妖生,天地有了新主;

也是不知何许年前,人道立,道家称尊;

其后佛道双足鼎立,又是百家争鸣,压制了佛道两家;

再然后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佛道两家竟然势弱,还没妖族强大……这世上没有个永恒的国度,同样也不可能有不朽的教派!”

“那您的意思是?”

“不用管他。”

水英光考虑了一阵,笑道:“虽然有了后续传承的微妙味道,但只是一卷半,压根不是个完整的世界,自然也不是完整的传承……

这贾宝玉,到底也只是个举人罢了。”

“这……”

“你还有什么话讲?”

“老奴不敢说。”

“但说无妨。”

水英光很随意的摆了摆手。

甄公公满脸冷汗,没奈何,苦着脸儿道:“共分二十四卷,所有内容都在宝哥儿胸中藏存!

他只是二胆举人,才气不足才没能书写完全。而且……”

“什么!”

不等甄公公说完,水英光就惊叫出声,一口冷气倒抽进口。

刚刚修缮好的养心殿哗啦碎裂,好像被漩涡吞吸,要往水英光的嘴巴里去。

这口凉气,真个是抽得很足……

七窍血玲珑也随着飞起,被水英光挡在嘴边。

他连忙松了气息,让漫天砖瓦碎石砰然落地,附近飚来的护殿金甲、成队守卫,也被他厉声骂退了去。

“你说什么?”

水英光惊声开口,又连忙压低了声音,问道:“真的有全文二十四卷?该死,如此宝贝,怎么可能出自举人之手?”

“可就是宝哥儿书写的,咱们能分润,但是抢不走。”

甄公公很委屈的道:“而且,奴才,这,还没有说完。”

“说!”

水英光浑身大汗淋漓,颓然坐下。

此时此刻,他觉得——应该什么都惊讶不了自己了。

可是这个时候,甄公公哀声道:“后面还有续篇十卷……”

嘭!

龙椅炸裂,水英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甄公公真个哭出了泪花儿,委屈的道:“陛下,这可不怪老奴,那一位就是被这样吓了两次。

她比您还惨,化作星光而走的时候,听到这个,一激动,摔进了西海赢鱼一族的地盘去了……”

“没事,朕没事,”

水英光颠颠的笑了一阵,又傻傻的哭了一阵。

等疯够了,身体一颤,才恢复大周天子的威武模样。

“很好,”

他咬牙切齿的道:“贾宝玉在牡丹苑弄出场面,就是想告诉朕他有用,揣摩不清朕的心意,就玩半硬半软的鬼把戏。

他觉得自己木秀于林,觉得自己风必摧之,是想干脆长高,变成那通了朕的老竹,谁也动摇不得……

好吧,朕成全他!”

甄公公露出一丝极为隐秘的笑意,弯腰问道:“那么按您所说,他这通天老竹,可是做成了?”

“有这玩意,想不通天都不行!”

水英光哈哈大笑,把纸张塞进龙袍里,好像浑身都一下子变成了安稳。

他想了想,笑道:“只是通天还不成,这颗七窍血玲珑,总归得有个去处。”

“那,您的意思是……”

“传朕旨意,不用等什么三日后了……

就在明日朝堂,贾宝玉金殿面圣!”

江西中医白癜风医院
急性肌肉酸痛原因是什么
退行性骨关节病如何治疗
邢台白癜风治疗费用
洛阳白癜风医院
肇庆白癜风医院
平凉治疗白癜风医院
鄂尔多斯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