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最弱功德系统第53章不信命

2020-01-24 13:4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弱功德系统 第53章 不信命

君如意的到来,有人欢喜有人急。

欢喜的自然是李天行与蓝婧他们两个,小姑娘懂事有礼貌,性格也很活泼开朗,她的到来,算是彻底打消掉了李天行与蓝婧心中所有的担忧和顾虑。

正主都来了,婚约还能有什么问题?

急的自然就是君无漏与柳飞鸿了。

这小姑奶奶说来就来,事先也没有提前通知一声,搞得他们这些娘家人很被动。姑娘家家的,不是都应该矜持一点儿吗?这样主动送上门来算是怎么回事儿?就算真的想要嫁人,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此刻,君如意正与李圣代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小丫头笑脸如花,才与李圣代说了没两句话就已经显得十分熟络,大有一见如故、一见钟情之势。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女大不中留?

“小哥哥,你真的只有学徒二级吗?”

“如假包换。”

“那我为什么看不透你的修为呢?莫非你还修炼了什么隐匿法门?”

“呃,这个真没有。你看不透我的修为,应该是我的修为太弱了,已经弱得让你都察觉不到罢了。”

“你骗人!哼,不想说就不想说嘛,何必找这么烂的借口来敷衍我?”

“这个,真没有……”

几位大佬表面上都在有说有笑地谈天说地,但所有人的心思几乎全都集中到了李圣代与君如意这两个小年轻的身上。两个人对话的声音虽小,但又怎么可能瞒得住这几个老不修的耳朵?

“你真的是君如意?”

“当然,如假包换!”

“我觉得不像。”

“哪里不像了?再说,你以前见过我吗就说不像?”

“虽然没见过你本人,但是我见过你的画像。”

“哪来的?我很少有画像流传出去的,你应该是被骗了。”

“是吗?可是画像上的人跟你长得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你还说不像?”

“虽然长相一模一样,但是,你的胸,太小了,还没有画像上面的一半大。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是冒充的。”

胸,太小了。

几位大佬的额前全都不禁流下了几滴冷汗,这个李圣代还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啊。这么隐密的事情自己心里想想也就算了,有必要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么?

“这么说你是喜欢大的了?”任谁都听得出君如意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不过李圣代却似毫无所觉,依然自说自话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也不是说喜欢的大的,我只是在为下一代考虑,你也知道,小孩子嘛,还是母乳哺育比较健康!奶大的话,奶水足啊!”

“噗!!”

皇甫北风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水再也咽不下去,腮帮子鼓囊着,满面憋得通红,终于再也忍不住就直接喷射了出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呛到了,呛到了!”

看到很多不满的目光向他这里瞟来,尤其是李圣代还有君如意他们,看得皇甫北风像是被人捉奸在床,不好意思地讪笑着赔罪。直到所有人都收回目光,一切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皇甫北风才松了口气。

不过一想到李圣代方才所说的那些话,皇甫北风还是觉得心里面一阵抽抽儿,现在的小青年儿,已经开放到这个地步了吗?刚见面就开始讨论起了奶水足不足的问题,更离谱的是,女方竟然还不怎么生气?!

真特么不要脸!老子年轻那会儿怎么就没赶上这好时候呢?

“我觉得偷听咱们说话的都是王八蛋,你赞成吗?”

“那个,这么骂人不太好吧?”

“嗯,是不太好,不够文雅,那就改成生儿子没**儿好了。”

“噗!”

“噗!”

“噗!”

瞬间,又有几个人被茶水给呛到了,咳得脸红脖子粗,一脸地怨气。

这个小王八蛋,绝对是故意的!

君无漏、柳飞鸿、李天行、赵飞燕还有陈玄奇,都在心里给李圣代记了一笔帐,让这小子嘴贱,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不过即使是挨了骂,也挡不住他们心里的八卦欲望,全都竖着耳朵继续偷听。

“为什么会选择我?”

“什么?”

“婚约,为什么会选择我?凭着你的条件,只要你愿意,有大把的青年才俊愿意为你赴汤蹈火。为什么偏偏会选中我这样一个废柴?”

“国师说的啊!”

“怎么又扯上什么国师了?他又不是你爹,你的婚事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国师前阵子替我占卜了一次,说我此生注定非你不嫁,所以我就让我爹派人来提亲啦!”

“就因为一个算卦的几句话?你就准备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一个废物?太儿戏了吧?”

“你是废物吗?我怎么不觉得?”

“十五岁的学徒二级,还废物的不够明显吗?”

“我信命。既然是命中注定,那就是天定的缘分。就算你真的是一个废物,我也认了!”

很感动有没有?尤其是蓝婧,在听到君如意的话后,感动得眼泪都差点儿流了出来。

“既然你信命,那你扎我这一针是什么意思?你看,我的整个手背都黑了,毒性不小啊!你想要我的命?”

李圣代抬起右手,手背乌黑,肿得像充满气的包子。可是李圣代却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仍在慢条斯理地跟君如意讲着道理。

“对不起!”君如意迅速后退,撤出门外,一脸歉意地看着李圣代,道:“我们小姐虽然认命,但是我不认!小姐的前程远大,应该有更好的归宿,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你这样一个废物!”

“所以,请你去死吧!”

“你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飞羽!我们走!”

说起来很慢,其实也就一两秒的功夫,几位偷听得正津津有味的大佬都还没反应过来,君如意就已经飞身上了白鹤,然后随着一声悠长的鹤鸣,人与鹤就消失在了空中。

“圣儿!”

蓝婧最先反应过来,也是第一个冲到了李圣代的跟前,看着李圣代已经黑如墨炭的手臂,立即发动魂技开始驱毒。

李天行则直接冲到君无漏的身边,一把抓起君无漏的衣领将他制住,面色阴沉如铁:“君无漏,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今天我不介意将你们神相府的人全部留在这里!”

君无漏也是一脸地懵逼,看着李天行满脸杀意的脸色,低声道:“李兄,如果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信吗?”

如果不是神魂受了重创让他的反应稍有些迟钝,否则在同等修为之下,君无漏也不可能会被李天行这么简单地给控制在了手中。

现在倒好,人为刀俎,他为鱼肉。最关键的问题是,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个莫名其妙的黑锅,为毛偏偏要让他君无漏来背?

“我儿子现在身中剧毒,生死堪忧,你说我信不信?!”

李天行心中发狠,不但没有松手,还直接封住了君无漏的魂力以防万一。当着他的面在武王府行刺他的儿子,这是在打他的脸,不能忍!

“还请李城主暂且息怒。”看到君无漏向她这里投来求救的目光,胡衫轻叹了一声,开口劝阻道:“刚才那个行凶之人,应该不是君如意本人,我们都被她给骗了。而君将军应该是确不知情,因为他不会傻到要当着李城主的面来谋害贵公子。”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替令公子解毒疗伤,至于其他的,日后可以再慢慢调查。”

胡衫现在的心情也很不美丽,刚刚拿了李天行的好处并承诺要庇佑李圣代,结果还不过半个时辰,李圣代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受刺遇险,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打她的脸啊。

“胡衫前辈,你当我是三岁小儿吗?”李天行不给面子,“现在你们说那不是君如意,那之前她驾灵禽过来,与你们打招呼见礼时怎么不见有人提出异议?现在再这般说辞,不觉得可笑吗?”

“是有些可笑,不过事实就是如此。”胡衫扭头看了一眼李圣代,见他虽然面露黑气,却还未曾昏迷,便接着向李天行说道:“李城主若是不信,可以亲自问一下令公子,若是老身猜得不错,令公子怕是早就已经看破了她的身份。”

黑龙江省清河林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竹山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长春治疗银屑病十佳医院
辽宁白癜风医院
昆明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