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盛大遭遇无力作尴尬陈天桥被指并非产品家7

2019-10-10 11:48: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陈天桥

锦书能让盛大络董事长陈天桥的互动娱乐战略锦上添花吗?

这已经成为盛大最受瞩目的一步棋,陈对此极为重视,几乎每周都有例会。侯小强(微博)掌管盛大文学两年来都没有这段日子参加锦书项目的会议多。

陈天桥亲自参与锦书项目,可见重视程度,然而舆论和产业链上给出的评价或许会让陈大失所望,这是一个处于行业中下游的产品。浸淫电子书行业多年的移动互联产业联盟发起人李易(微博)的批评很直白。

面对质疑,盛大一方面不肯公布整体销售数据,一方面又对外界表示锦书的销售情况很好内测3500台预售产品一抢而空。

锦书的背后,是陈天桥的新一轮战略转型互动娱乐

面对铺天盖地的锦书宣传浪潮,是否让你有似曾相识之感。没错,你会想到盒子

,几年前,在陈天桥家庭娱乐转型的背景下,盒子快速抢滩市场,第一批18000台盒子也是预订一空。同样的处在战略转型期,同样的获得开门红,盒子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除了股价大跌、亏损近5.39亿元人民币,市值严重缩水60%,这款失败的产品还直接导致了盛大家庭娱乐战略的失败。

锦书未得好评再次给陈天桥的互动娱乐帝国战略蒙上阴影,被公认为战略家的陈天桥为什么屡次遇到产品之踵?一个曾被誉为半个平台的公司为何陷入有大作,无力作的尴尬

?锦书会成为下一个盒子吗?

受伤的锦书

锦书不可能取得陈天桥希望的那种成功。

资深互联分析人士谢文认为,现在还很难定论锦书的成败,但他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最近看起来很疲惫。当他奔波于锦书一系列市场活动之时,陈天桥却一贯的闭门谢绝媒体,作为锦书第一辩护人,可以想象最近侯小强需要费多少唇舌

。采访中能听得出他话音里的不满,并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连连使用反问句。

他的不满大多是冲着媒体和那些批评锦书的人:太多的人把盒子的失败扯进来,但是你不能说盒子没有成功锦书就一定不能成功吧?

在盛大内部,锦书的确是一个具有战略高度的产品,陈天桥心目中的互动娱乐帝国是多元化、平台级,并有多个到达用户的渠道。

电子书是多元化中的重要一环,同时也肩负着新渠道的重任,但如此关键的产品,自身却存在硬伤。李易之所以给了行业中下游的评价,最主要的原因是:电子书行业的门槛是采购电子纸后需要通过软件把灰阶度调出来,虽然盛大采购的是16灰阶的电子纸,但是实际显示却是8灰阶。

精明的陈天桥会犯这样的错误?带着疑问向侯小强证实,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正式发布的版本是16灰阶,可以实地调研。然而无论是李易所做的测评结果,还是泡泡对电子书产品所做的横向测评都表明,目前锦书的确仅能够显示8灰阶。

而在产品细节方面,锦书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例如拨杆翻页键,那已经被淘汰,事实证明,坏掉的几率太高。正如李易所说,拨杆这一设计只在几年前的上采用过,而目前市场上的电子书绝少采用这种设计。

这些产品细节和陈天桥的智慧无关,而是从来没有和电子书产业的人一起玩过的他不太懂行

。业内盛传为盛大锦书做代工的是做芯片起家的英华达,并以此来嘲笑盛大,甚至有行业内的人揶揄道:天桥脱离尘世太久,以至于忘记人间烟火。

虽然侯小强称有保密协议没能证实合作伙伴到底是谁,但是很明显盛大被电子书产业链排挤了,或者说陈天桥一开始就自行孤立。

盛大这种由内容走向硬件

,是一种不健康业态,如果真如盛大所说1800块钱成本,每个贴补800元销售,最大的问题就是把硬件厂家靠硬件谋生的生存环境破坏,是行业公敌,别人都成为你牟利的棋子。此次,与盛大一同获得电子书首批牌照的广州金蟾软件研发中心有限公司总裁杨洪坦言。行业中持此意见的还不止杨一人。

想效仿乔布斯做一个重建市场秩序的破坏者。或许这才是陈天桥不惧怕被行业孤立的原因,在锦书定价时他曾经说过:要做就要撬动整个产业

,不要羞羞答答。

然而,锦书推出后,搅乱了竞争对手的心是真,若谈搅动市场则功力尚浅。新锐没有做成,内容行业的带头大哥形象也尽毁:反而盛大的云中书城遭到了硬件厂商的抵制,虽然侯小强一再强调云中书城向所有厂商开放,但是行业内的硬件厂商似乎都不愿意买账,杨洪直言:做设备的不可能去出书,而做内容也不可能去做硬件,没有电视台自己生产电视机。

是战略家,不是产品家

在中国互联界,陈天桥身上贴着一个鲜明的标签:野心勃勃的战略家。

陈氏野心的背后是一套独特的陈氏战略逻辑:卡位。看准市场时机,快速推出产品卡位市场,继而达到慢慢蚕食到最终通吃产业链。

也是这套逻辑让他曾以65%的市场份额,稳坐游领域一哥之位。

他很善于商业模式创新,比如创业初期他曾亲自去吧了解用户习惯,最终推出吧系统,建立了游界的电子商务模式,也一举解决了游付费问题。而盒子失败后的翻身之作也展现了陈天桥在危机下决策时的果断与沉着,他的免费战略让竞争对手在咒骂他的过程中被抢走了不少用户。

善于激辩的陈天桥也的确有大哥风范,熟读马列的他有着极强的说服力,曾经有一位前盛大高管称:如果你没有强大的气场和足够多的数据,千万不要妄图采访他或者与他辩论,往往你会被他激烈的语言攻势所俘虏。你很难将一个如此有气势的人和心脏不好几个字联系起来。

就是这么一位善于商业模式创新的战略家,却在几次重要卡位中败在产品上,他不是一个产品家。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被人揭开的旧伤疤,陈天桥也有,那就是盛大盒子。

对于SDS部门(为盒子战略而设立的Shanda System部门)的每个人来说,2004年的冬天都是他们最美好也是唯一美好的一段记忆。盛大盒子在哈尔滨进行试点销售,第一批18000台盒子被抢购一空。这让陈天桥兴奋不已,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做惯了好学生的陈这一次又享受了赞誉。然而,没高兴太久,义乌试点失败的消息就传来了。

哈尔滨根本就是一个极端样本,所以当盒子准备面向全国推出的时候必然遭遇失败。据SDS部门曾经的员工杜雨峰(化名)回忆,当时带领哈尔滨通的是极具市场化意识的总经理孟庆龙,在他的推进下哈尔滨的宽带速度达到1M,领跑整个东三省,使盒子能够较为顺畅地运行。

此外,孟庆龙执行力超强,此后在全国的北通、南电信我们就再也没有找到这样一个人,而且我们碰到的最大问题也不是来自广电,而是互联带宽问题,当时很多二三线城市都是512K的带宽,根本跑不动盒子。时至今日,曾经杜雨峰心目中很钦佩的战略部署也只不过是一次不成功的产品偷袭,很难取得整个战役上的胜利。

而义乌试点的失败验证了杜雨峰的判断:见多识广的义乌人,更愿意装个卫星锅收看海外电视台,而不会去买盛大盒子。

盒子失败后陈天桥多少有些郁闷,纷至沓来的分析师让善于激辩的他招架不住,面对分析师细致到盒子存货量以及销量的问题,他甚至有些恼火,也开始变得不那么爱与媒体打交道,更对投行们产生了排斥。

盛大的主业络游戏,也陷入产品创新的尴尬被批评为有大作,无力作。曾经的络游戏一哥,不断被超越,今年一季度腾讯超越盛大,今年二季度易也爬到了盛大头上,此时盛大游的市场份额降低至18%。

今年8月,盛大上线,这是陈战略规划的一枚重要信号弹:打造开放平台,笼络足够多的资源。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留住玩家。在陈看来,只要我打造一个足够好的平台,玩家就会买单。一位不愿具名的游制作公司高层评价:这个想法太天真了,品牌是依附在产品上的,而不是依附在平台上的,大家玩《魔兽世界》是因为那是暴雪出品,而不是谁在代理。

但陈天桥买起游戏来依然大手笔,除游戏外,甚至不惜重金收购游戏开发公司:近9600万美元收购《传奇》制作公司Actoz股权,9500万收购《龙之谷》制作公司Eyedentity Games。

小程序店铺
如何经营好微店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