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无上顶峰第十五章湍道

2020-01-25 04:1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顶峰 第十五章 湍道

“师父!”风舞雩惊呼,却见玉权子手幻法诀,一道气流就将自己与其他弟子隔绝开来。

“你且将那淬体修行法门说与我听听。”玉权子闭上眼,似是在考验风舞雩。

风舞雩将心中所记一一说出,五百多字,毫不费力,片刻之后,背诵完毕,玉权子的脸上透露出满意的神情。

“好,过目不忘,我们去另一个地方!”玉权子说话间,风舞雩只感一阵眩晕,人已经不在翼山苑。

感受到离去时的那阵风,邱梓骅不禁讶道:“你们快看,那个天才风舞雩被风带走了。”

众人回首看去,果真不见风舞雩,此刻韩阳心中不禁一震,喜道:“这邱梓骅虽然富贵脾性重了点,但灵敏性却超越他人,是块好材料。”

众人惊疑之际,韩阳走了过来,问道:“你们都记住了吗?”

“没有!”

“你们……你们真是……”韩阳发怒,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但瞬间就转变了情绪,叹了口气,要知道如果是清风明月两苑的弟子,记下这修行之始的诀窍,至多一炷香时间,可这些弟子花了两炷香却没一个人记得住的。

当然除了风舞雩!

韩阳似是渐渐明白了,明白为何首座会为了一个风舞雩,不惜当着所有人面,与玉枢子针锋相对。

“你们继续吧,风舞雩看过一遍已然熟记,现在正被首座师兄带往湍道,你们今天记住了这淬体要诀,好生揣摩,七天后也就与他一起在湍道修炼了!”

“什么是湍道啊?是不是又湍又急的路?那样会不会很危险啊?”邱梓骅说话不禁大脑,两眼巴巴地盯着韩阳,无辜地像是在求道问解。

“小胖子,你这么胖,如果不瘦下来,以我的经验,十有八九会死在湍道,为了你好,以后你的午饭,只准吃一半的量。”韩阳眼神冷酷。

“啊?我不要!”

“嗯?”

……

到底什么是湍道?

风舞雩这时正在湍道之前。

此时的他被玉权子带到了翼山峰腰处,这是一处密林,松涛阵阵,透过杂乱的树林,依稀可见些乱石,耳边则是湍湍急流声,寻声而望,前方是一处断崖,一幕巨宽的瀑布倾斜而下,注入清萍湖中。断崖边上的石刻,写的便是湍道。

“雩儿,你既熟记淬体要诀,但你可明白其中奥义?”

“似懂非懂!”风舞雩又道:“淬体要诀共五百六十二字,除了起先一句人道天定,其余之处,韩阳师叔已经解释过字面意思,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所指为何。”

“哈哈,雩儿,你可见到前方那一幕巨瀑了?”玉权子没有问风舞雩何处不懂,只是指向那巨瀑。

“嗯!”

“你去看看,如果我要你到达对面的明月峰,你会如何做?”

风舞雩走近巨瀑,赫然只见巨瀑之下,深有千丈,回声轰隆,再往巨瀑上方看去,一阵银光折射到眼瞳,原来在那断崖边上,竟有光滑石柱立于其上,石柱常年受巨瀑水势冲刷,散发着水晶般的光芒,瀑水没顶,只能看到个轮廓,细看去,两两之间,跨距仅有半步之遥。

眼见于此,别无他物,风舞雩刚想说可以步石柱而过,不过那样一来,一不下心,打滑了或是脚力不稳,就肯定会被冲落瀑底,死无葬身之地。

“淬体修行即是突破常人之极限,达到气厚脉稳,脉洪如河,使诸身百骨可承万钧之力。你别看现在瀑水只漫过湍道石路顶,但每日的清晨,这里瀑水大涨,人走在上面,至少也会漫过胸膛,暴洪击身,行在湍道,若是不动如山,即是淬体有成。”

“水瀑暴涨,按常理根本不可能渡过,但弟子相信,只要完全领悟淬体法诀,就一定能够不动如山!”风舞雩说的坚定。

“不急不急,若照惯例,新进弟子要想在湍道淬体,至快也要七天。这修行之始的精奥,需要你在湍道上亲自体悟。我不直接告诉你答案,就是不想揠苗助长,但你天赋异禀,领悟极快,若是与他们一起,只怕是浪费时间。所以此后,由我亲自授你修行之法。”玉权子说着就将风舞雩带到不远处的一座平岗上,平岗上一株老松独立,松下是一方平整的白石,显然是经历过人工修葺而成。

“我若无事,常坐于此,你有任何的疑问,都可以来此问我。”玉权子坐上松下白石,同时又示意风舞雩坐下。

随意找了块白石,风舞雩也坐了下来。

“雩儿,有一件事我想再问你一遍。”玉权子想了想说道:“昨日在清萍湖上,除了掬水,你真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事?”

“回师父,弟子除了掬水,没有做过其他的事,也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事。”风舞雩不解师父为何又重复问起昨夜里问过的话,但还是坦然回答。

“嗯,既然如此,那便好。”虽然早已问过,但听到风舞雩的回答,还是松了一口气。

“玄圭入水,幽兰袭人,君子之好,仗义行道。莫非那大怪嬴鱼地出现,真的是与风氏谒语有关?”

原来在昨夜七星堂上,玉权子极力撇清大怪嬴鱼和风舞雩的关系,但心中还是不解。

并不是不相信风舞雩,只是因为太相信了,所以才会重复确认,他担心会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导致自己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也不知为何,思来想去,玉权子也总会联想到那四句谒语上面。

到了正午,风舞雩随玉权子回去吃了顿饭,就又回到这平岗。

可这一次,风舞雩没有再干坐冥想,他来到湍道前,眼看水落石出,此时的湍道已经完全露在了水面。

“事贵于行,我虽刚修习淬体之法,不懂其中奥妙,但湍道亦无漫胸洪流,我何不走上去试一试?”想及此,风舞雩选择踏上了湍道。

淬体修行,从此而始。

当风舞雩踏上湍道那一刻,才发现,修行之路,竟是如此困难。

长春治疗牛皮癣的医院有哪些
抚顺市第三医院
南宁专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六盘水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邯郸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