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光伏发电进入零补贴时代的金融推动工具

2019-07-16 06:1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光伏发电进入零补贴时代的金融推动工具

  年的光伏大寒冬,促使国家推出三年35GW的安装目标,并通过补贴电价去推动光伏安装量的成长。在这项政策下,国家每年用于光伏补贴的金额将达200亿元以上。长久下去,安装量的不断上升将使补贴开支上升,造成国家长久财政压力。而以公共财政资源去补贴光伏发电,长远来说是会引起道德争议的。为什么不把这些资源放在国防及教育的领域呢?为什么有便宜的核电、火电不用,而要为了一个行业的存亡而去发展昂贵的光伏发电呢?把钱补贴银行债务并裁减产能不是更省事吗?

  因此,光伏发电要实施长久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实现在零补贴的前提下,与火电竞争,实现平价并。在当前的政策框架及思维模式下,大家考虑的是光伏发电项目所能提供的内部收益率,并通过银行进行融资。在这样的商业模式下,以标杆电价上是无法吸引投资者的。在这种思维下,光伏在发电端实现平价并,恐怕还要多年。为了彻底解决中国现存40GW光伏产能的问题,并推动中国成为绿色能源大国,我们以在西部无人地带建设一个1000GW电站为假设,探讨用火电标杆电价上的可能性。

  利用光伏发电的特点开辟新的道路

  要找出光伏发电生存的道路,必须由光伏发电独有的特点出发。和火电及水电发电设备比较,光伏发电设备是静态设备,维护和运作成本低,大型光伏电站的每年维护及运作成本大约是投资额的1.5%。太阳的辐射量稳定,因此,光伏系统的发电量是长久可预测的,只要上有保证,现金流也是长久可预测的,不像火电受原料价格和机组维修等因素影响。

  光伏组件的寿命长,25年只衰减20%,并且仍可发电,需要更换的只是逆变器的零件,在支架方面,使用混凝土作支架,使用寿命可达50年甚至100年。而当前商业化的保险工具,已可为电站的发电量提供15年的保证。掌握了这些特点,我们便可以把电站的使用寿命设计为50年甚至100年。每25年更换一次组件及损耗件。这样的电站的二次投资会低许多。

  通过发行光伏永久债券使全民参与光伏发电建设

  永久债券(Perpetual Bond)是一种国外流行的融资工具,发行债券的企业并没有还本的,只是偿还利息。由于不需还本,永久债券在资产负债表上被视作股本。债券在市场上自由流通,价格随风险和利率周期波动。永久债券的持有人视债券为收息工具,并在需要资金时在市场出售套现。由于光伏发电本身的风险极低,结合保险工具及有国家主权背景的企业主体,永久债的利率比国债高50至100基点就具有吸引力。

  当前我国的许多光伏电站都是光伏企业投资的,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成立一只主权性质的光伏发电基金向市场收购电站,促进光伏企业资金回笼,基金并以永久债的方式向公众集资,利息率定位5%,以每瓦的投资额为7元计算,每瓦的发电收益达到0.45元即可满足支付利息的边际条件。在西部地区,每瓦的发电量为1.5度,这相当于每度的上电价只需达到0.3元即可满足支付利息的边际条件。故此,当前各省火电上的标杆电价区间(0.3元至0.5元)是完全可以满足光伏永久债的财务设计要求的。而随着电价的提升,每年累计的盈余资金不单只可拨备作25年后的设备更新用,也可用作建设电或赎回债券或派息增加债券的吸引力。随着发电基础的扩大,这种以光伏发电现金流为基础而设计的永久债,其安全性不亚于国债,故此,最终市场接受的利息率可能低于3.5%,这相当于德国光伏融资的成本,使光伏发电对比火电更具竞争力,并实现平价并的梦想。由另一个角度看,国家对35GW光伏发电提供的补贴足以支持超过4000亿的永久债融资,可建设超过60GW的光伏电站,使中国一跃成为光伏发电大国,这比直接补贴效果大得多。

  总结

  回到我们文章开始的前提,建设1000GW的光伏发电场所需的光伏产品,足够我国当前的光伏企业生产25年,而光伏发电的永久债市场规模在不考虑过程中赎回的情况下,将需达到7万亿元,这相当于每个中国人持有5000元存款性质的高息低风险金融资产或每人每年投入200元的25年后的5000元(可能25年后5000元连吃顿像样的饭都不够),但却使中国成为新能源建设的超级大国,同时减低对石化能源的依赖,提升了国家的能源安全,同时减低了污染。因此,利用资本市场发行光伏永久债券作电站收购及建设用,是中国应探索的道路,也是实现光伏平价并的有效手段。

  本文由大比特资讯收集整理()

分销小程序商城
虚拟主机
微信小程序在哪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