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智联招聘被指倒卖员工个人信息,售卖简历已经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毕业”

2020-03-27 13:2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少年的我智慧聪颖,甚而轻狂不羁,中年的我内敛自矜,愧疚自己曾经的无知,那是因为两次的偶遇。
智者的无知
文/木春
清晨,一缕缕阳光透过树叶的空隙洒向公园的草坪,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
我坐在木椅上,利用高考后的空闲,如饥似渴地看野史《苏联解体之谜》,沉浸在大国的殇陨中。
不知不觉,多了几个苍老的声音,他们在谈论苏联解体,也在为大国的盛衰而评析。
“苏联太大了,不好治理,所以合久必分。”
“加盟共和国太多,每家都打自己的小算盘,咋能不分?”
“苏联以社会主义老大自居,对东欧的欺压、对我们曾经的威胁都极严峻,怨声载道,能不生乱?”
“苏联经济落后,穷兵黩武,才是分崩离析的主原。”
“戈尔巴乔夫掌握着世界上最强悍的军队,却丢了政权!懦弱无能,贻笑大方啊。”
……
也许是他们的争论打扰了我的清净,也许是他们的啰嗦不够理性,也许是他们的观点有失偏颇,我霍地站起来,走到他们面前,义正词严地说:“老爷子们,我想参与你们的谈论,求教刚才的问题,第一,大了的东西一定要分吗?分了就不乱吗?中东的阿拉伯世界分了,可乱得情何以堪?第二,我国的省份也多,它们在清末纷纷闹独立,可最后不还是统一了吗?小算盘难道就不可以与大算盘契合吗?有中华文化作纽带怎么会分崩离析呢?第三,苏联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有欺压不假,可羊群不该有头羊吗?再说了,苏联靠深厚的革命根基,靠强大的军事实力,靠二战的不朽贡献,靠给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恩惠,当老大不顺理成章吗?第四,苏联能建成强悍的军事工业说明人家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怎能断言其经济落后呢?第五,戈尔巴乔夫想创造新思维,革除旧观念,难道没有道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建设、发展、改革的伟大征程中,千头万绪,有曲折难道不正常吗?谁能说几十年后那些加盟共和国不怀念曾经的社会主义道路?我们为什么不把苏联的教训拿来鉴己?第六,你们想了解这段历史,请找本书读好不好?没有研究,何以发言?智者方需千虑,凡人安敢胡言乱语?”
被我一阵数落,他们面面相觑,瞪大了眼珠子,像看怪物一样瞪着我。
我“啪”地合上书,让他们都看到《苏联解体之谜》,拂袖而去。
事后的情景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再也不去那个地方晨读了。
十年后的一天,我回到老家,又怀念起那个激越的清晨。那公园有幸还在,树木更丰茂了。已经没人在那议论苏联解体了,几个温文尔雅的老者在打太极拳。十几年就可以湮灭一个帝国消陨的印记,令人唏嘘。
晨曦的凉意让我清心。
太极拳结束了,老者们凑到一块,议论昨天的新闻:普京具有俄罗斯人的剽悍,敢和华盛顿硬碰硬,用战略轰炸机抵近美国本土……还绕日本画圈飞行,震慑亚太美军……北约东扩,俄罗斯一怒就拿回了战略要地克里米亚……亮出核武库,那是无可置疑的杀手锏,足以制衡美国……乖乖,厉害……
哦,我又听到家乡父老对世界格局率真的观点和关切,还是那样的热烈和多彩。
我不知道他们中有没有十年前的老者——我淡忘了他们的尊容,但我很清晰地记着自己当时的“意气风发”。
我静静地聆听他们的说辞,倾心地品读他们的 ,欣悦地吸纳他们的智慧,并由衷地钦佩他们对世界局势的评议。
我不敢说我的看法。历史在沉积中会把泡沫湮灭,我的观点可能是那泡沫中的一粒。
一老者走向我,和颜道:“你像十年前手拿《苏联解体之谜》、慷慨陈词的少年,我们当时都被他折服了,小小年纪就那么有智慧,有见地,有勇气。”
哦,我?我不敢应答,不敢承认那“智慧”,只向他们虔诚地微笑——许是致歉,更是感激他们对一个唐突少年的宽容。
虽然我现在是国际战略问题专家,但是我不敢说比这些老者更智慧。我的所谓研究,在大众的街谈巷议中早已有之,而我常常竟然欣喜若狂地认为那是成果,可笑!
曾经轻狂的我认为自己是何等的智慧,现在著作等身的我觉得自己是何等的无知。读的书越多,觉得越无话可说,见的人越多,觉得越懵懂无知。
目送老者们走远,他们留下的足迹馨香而逶迤——引得我新的怀念又起。

共 15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睿智的小说。小说采用对比的手法,两次在同一个地方,听同样的人谈论同样的时政,我却是不停地表现,反映了一个人的成熟,告诉我们读的书越多,觉得越无话可说,见的人越多,觉得越懵懂无知。小说不错,值得一读,推荐共赏!【编辑:张引娣】
1 楼 文友: 2017-09-27 21:17:08 问好木春老师,祝佳作不断!
2 楼 文友: 2017-09-28 19:21: 4 谢谢张老师,辛苦了。
每每看到你的评论,很是亲切,很受鼓励。
急性鼻窦炎症状
长期便秘带来的危害
血栓的前期症状
治脑血栓的好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