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祭炼山河 正文 第602章 虽死不俯首

2020-01-16 22:35: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祭炼山河 正文 第602章 虽死不俯首

大司马与堕落之翼眼神,落在秦宇身上,露出不加遮掩的冷冽。

这来历神秘的强者,显然对祸乱之源知晓更多,居然“假死”脱身,直奔最大造化而来。

若顺利收服石柱,祸乱之源就是他手中之物,仙、魔两道修士别说与他争夺神石,保命与否都是问题。

这才是真正的高明手段!

幸好他们如今已察觉,秦宇想收取石柱,注定是痴人说梦!

“黑暗炼狱!”

堕落之翼背后双翼展开,华丽的翎羽上,跳跃着黑色火焰,它们汇聚成激荡的浪潮。

黑色的火焰,席卷所至将一切渲染成纯粹的黑暗,绝对、极致,看不到半分光明,在数量多到不可统计的亡灵大军中,贯穿出一条通道!

大司马双手扬起,浓郁青光爆发,虚空浮现一头青牛,低吼一声展开四蹄,横冲直撞向前奔跑。

一路摧枯拉朽,将所有阻碍撕成粉碎,所有被它撞中的亡灵,都在瞬间碎成无数块。

两大劫仙境超级强者身后,仙、魔修士同时出手,如同两支天外射来的利箭,闯入亡灵大军。

被召唤来的亡灵们,唯一的使命是阻止,任何外来生灵靠近石柱,仙、魔双方插手,自然迎来了亡灵疯狂的狙击。

秦宇承受的压迫削减,不灭的算计已经成功,当然确切而言,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石柱的确关乎整个亡灵天灾,只要成功收服,就可执掌这件神器。堕落之翼、大司马察觉这点,自会不惜代价,阻拦秦宇成功收取。

即便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他们也没得选择!

秦宇抬手,没入银白光团,五指紧握向外拉出。

一把长剑出现在他手中,所有耀眼的银白,都集中在剑身上,即便样式简单,依旧给人华丽到炫目的感觉。

悄无声息,一条条细小裂纹,在长剑周边浮现又弥合,重复过程给人的感觉,像是阳光下水中不断翻滚的冰片,传递着直透骨髓深处的冰寒。

抬手一剑斩落,就像是破碎的镜面,长剑所向百丈内,所有亡灵瞬间破碎,剑光纵横呼啸,掀起了一片毁灭旋风。

可秦宇脸上没有半点喜意,剑落后他不做停顿,手腕发力长剑上挑,与一柄白色骨剑对碰。

骨剑分节,边缘呈锯齿状,赫然是以某种生灵的脊椎祭炼而成,每一节相连处都有空洞。

随着对碰脊椎骨剑表面出现裂纹,这些空洞中发出凄厉音节,尖锐刺耳如铁石贯入心底,沉闷、酸胀,痛苦不堪。

啪——

脊椎骨剑荡开,剑身弯折出诡异角度,毒蛇般点向秦宇咽喉,若他心神被脊椎发出声音侵袭,身躯稍有凝滞,必定难逃这可怕一剑。

但……

噗——

长剑刺入眉心,狂暴剑意瞬间爆发,手提脊椎骨剑的亡灵,头颅炸成粉碎。细碎的头骨,与猩红却不流半滴鲜血的烂肉,在空中飞舞四散。

秦宇已收回长剑,狠狠刺入脚下大地,痛苦咆哮自地底传出,地面猛地破碎,将秦宇托入半空,一头身躯半腐的妖兽亡灵正在他脚下,嘴巴被长剑贯穿钉死在一起。

即便仙、魔两方,分担了很大一部分压力,可秦宇仍旧承受着,亡灵大军主要的攻击。

脚下重重一踏,妖兽亡灵坚硬头骨,“咔嚓”声中破碎,它强健有力的四肢,被直接压断趴到地上。

秦宇双手握紧剑柄,爆喝一声力量爆发,向下一按长剑脱手而出,瞬间洞穿它的头骨,深深没入大地。

下一刻,整片大地剧烈震荡,似地龙翻身!

轰——

轰——

一道又一道剑光,撕裂大地飞出,呼啸纵横上下翻飞,彼此交织成璀璨耀眼的剑幕。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层叠,形成一道道的屏障。

数十头亡灵撞向剑幕,直接被绞成碎片,零碎的骨头被剑光带走,远远向外抛飞。

五行山,金水木火土五道,每一道的修炼都代表着,对天地间部分规则的潜心参悟。境界大成,则规则悉数在胸,可根据各人侧重不同,凝聚出相应神通。

比如先前阻挡亡灵大军的“大海”,就是水之道大成后,秦宇摸索出的防御反击为主的神通,起名静怒海!

此刻的剑幕,则是金之道大成后,秦宇手中最强的攻击手段,原本它追求的是极短时间内的爆发,造成最可怕的杀伤。

只不过现在,秦宇改变了它的属性,将威力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以便最大程度上争取时间。

这就是自创神通的好处,完全掌控在心,念头所动便可做出调整,远比修炼其他神通得心应手。

当然,自创神通并非简单的事情,秦宇炼狱海中经历重重磨砺,在生死大恐怖间游走,又用数十年时间潜心沉淀,才能够厚积薄发,一鼓作气创出两大神通。

剑幕之中亿万剑光纵横,呼啸轰鸣之音,似百万雷霆炸响,气势惊天动地。兰若微微瞪大眼,看着宛若九天瀑布降临的剑幕,心头一片震动。

她曾见过老师演练,一剑出手冰封天地,泯灭所有生机。在她心中,老师拥有着世间,最可怕的剑道。

可如今她却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剑幕,论及杀伤能力,绝对不弱于老师半点,只是一个绝对静止,一个肆虐狂暴!

这神秘修士,居然强到如此地步,可为何以仙宗的强大消息渠道,竟没有半点他的信息?且不说修为,如此强悍的剑道大神通,一旦在世间展露,便绝对不会被人遗忘。

他究竟是谁?

心神微微恍惚时,兰若娇躯突然绷紧,恐怖感觉袭上心头,口鼻间似乎能够嗅到,血腥与死亡的味道。

她身体表面,突然爆发出璀璨光芒,一道虚影从中走出,绝代风华带着极寒冰雪呼啸席卷。

嘭——

一团黑影被震飞出去,在半空中冻结,坠地摔成粉碎。

“老师!”

兰若面露激动。

神元音缓缓道:“马上离开这里……”她身影开始消散,强行撕裂封禁降临投影,对她而言也很艰难。

就在这时,神元音似乎有所察觉,突然抬头看往石柱方向,层层剑幕间的身影……陌生却又给她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是他吗?怎么可能,他已经死了!

啪——

神元音投影消失。

兰若看着师尊投影消失的地方,眼底若有所思,她认真看了一眼秦宇所在,突然道:“大司马,我们离开吧!”

对师尊的判断,她从不怀疑。

上官明清眼露迟疑,可就在这时,一声尖锐啼鸣,如利箭刺入心神。他眉心重重一跳,猛地抬头就看到,苍穹上飞来的翼人。

两丈的身躯,只在腰间系着一块兽皮,露出通体宛若黄金铸就的强壮身躯,背后金色的羽翼,比堕落之翼更加华丽耀眼,双翅轻轻拍打,便令天地间掀起恐怖大风。

金色的竖瞳,死死落在秦宇身上,头顶金色长发激荡着,像是一团燃烧的金色火焰。

这是一个纯粹的,毫无半分杂质的金色翼人……一种从未,在世间出现过的奇异种族。

可这名翼人的强大,没人有半点怀疑,那恐怖的气机,像是无形大山压在胸口,让人难以喘息!

竖瞳骤然收缩,翼人扬手抛出金色长矛,它就像是一道,从天而降的金色闪电,呼啸贯穿天地。

一往无前!

金色长矛所经,亡灵天灾内部的世界在崩溃,头顶苍穹上,一根根粗壮锁链疯狂震动。

秦宇在翼人出现时,就感受到了强烈威胁,猛地抬头双目锁定金色闪电,抬手一指点落。

重重剑幕,在这一指落下瞬间,爆发出所有剑光,凝聚成璀璨如大日的银白长剑。

电光火石不足以形容,甚至念头都来不及转动,剑与长矛便碰撞到一起。

眼前骤然黑暗,似一切陷入静止,给人一种诡异的,漫长无比的错觉,紧接着才是那惊天动地,堪称让人心神绝望的恐怖爆发!

轰隆隆——

惊天动地巨响,震动着所有人的心灵,强大如堕落之翼、大司马,也急忙退避不敢沾染,两人眼眸之中,充斥满满的震惊。这碰撞爆发出的力量,竟让他们心底里,不可压抑的生出惊惧!

翼人抬手收回长矛,它表面璀璨的金色,明显暗淡下去。一点细小的缺口,出现在长矛尖端,仍有丝丝缕缕剑意流转。

秦宇脸色苍白,额头遍布汗珠,他点出的手指,如今完全崩裂。整条手臂无力的垂在身边,鲜血流淌出来,沿着颤抖指尖滴落,在地面摔成粉碎。

“呵呵,这么多年过去,鸟人你还是废物,一个不知多少年后的小子,都能让你无功而返!”毫不遮掩的嘲笑声中,一名邋遢男子自某道空间裂缝中走出,他挠了挠头,顺手抓住身后的空间裂缝,居然将它整个抽出来,就像是随手拿起一根树枝那么简单。

似乎对这条空间裂缝的形状不太喜欢,男子伸手把它捋直,棍子般在掌心拍拍,这才满意点点头。

翼人皱起眉头,周身涌动可怕气机,金色竖瞳越发冰寒,可他明显有所顾忌,依旧保持着沉默。

男子的邋遢,只是给人的第一印象,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眉眼间干净透亮,给人很舒适的感觉。可他轻轻一笑,邪魅气息顿生,整个人透出诡异,“还是这么谨慎,想光明正大的揍你一顿,可真是困难啊!”

一转身,眼神锁定了秦宇,“既然鸟人不肯上当,就只能那你消气了,因为这些年,我真的很不开心。”

他扬手将被捋直的空间裂缝,平直向前砸下,像是舞动着一根棍子,于是秦宇眼前瞬间阴暗,被遮蔽掉所有光明。

他所有心神,都被铺天盖地落下的棍影覆盖,它是如此之大,充斥了眼前的世界。无法闪避,不能抵挡,只能被动承受,在它的轰击下化为齑粉,注定将形神俱灭!

猛地一咬舌尖,让意识从绝望、恐惧中挣脱,秦宇上前一步,口中发出低沉咆哮。

不甘、不屈的气息,如火山爆发,自他体内汹涌而出,传递着某种不可动摇的意志!

生来撑天地,死后不倒脊——是为古魔。

轰隆隆——

天地间浩荡无尽亡灵气息,如百川归海汇聚过来,凝聚出一团惨白色的雾团。两只大手自雾气中探出,像是撑起了崩塌的天空,将排山倒海而至的棍影托在掌中。

轰——

地面剧烈震荡,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波浪,横扫处大地齐崩,无数泥土翻滚出来,溅起漫天尘扬。

一尊巍峨身影,随着尘扬散去逐渐清晰,它小腿以下全部没入大地,一条手臂还在头顶,另一条则已承受不住狂暴力量,被震碎消散。

手持空间裂纹,随手一击几乎打杀秦宇的邋遢男子,脸色突然大变,眼珠外突像是见了鬼。

就在这时,一声愤怒咆哮,陡然在所有人耳边炸响,恐怖声浪冲击的众人脸色惨白。

邋遢男子猛地转身,看向外围翻滚如沸水的雾气,尖叫道:“误会,误会,绝对的误会啊!”

嘭——

一只恐怖手掌从雾气中探出,将他直接打飞出去,撞入大地一路后退,像是最强的犁头,转眼在地面撕出一条长长的峡谷。

“噗~噗~噗~”邋遢男人向外狂喷泥土,翻身跳起来破口大骂,“傻大个,老子都说了这是误会,你还下这么重的手,老子最恨别人把我按地上,你真想打架了对吧?”

围绕石柱的雾气,像是流淌的大江,被直接拦腰斩断,一尊恐怖至极的身影从中走出。它肩与天齐,头似大日眼若星辰,每一步落下都让大地颤抖、哀鸣。

兰若惊呼,“是那尊巨人!”

金色宛若雕塑的翼人,脸上表情骤然生动,局促、慌乱清楚体现,他背后双翼猛地展开。

可不等他飞走,头顶天空便已变黑,恐怖大手如整片山岳按下,“嘭”的一声翼人马上步了邋遢男子的后尘,整个人以一种滑稽的(张开翅膀想要停下却徒劳无功)姿态,重重砸入大地,一只大洞瞬间成型,黑漆漆直通地底,根本不知会有多深。

双眼冒火的邋遢男子,呆了一下后,“哈哈”大笑起来,“鸟人这厮仗着速度快,想揍他都没机会,傻大个干的漂亮,这厮可有是很严重的洁癖……哈哈哈哈,爽快爽快!”

刚笑完,一只遮天大脚扑面而来,将他整个踩入大地,连带地面的无数亡灵,都被碾成粉碎。

轰——

地面深洞中,金色翼人呼啸飞出,他气喘如牛,俊美冷漠的面庞,此刻早是一片扭曲。

一声尖锐啼鸣,金色光芒大盛,就好像一颗金色太阳,当刺目光芒消失,一只金色鹏鸟出现。

轰——

又一片大地破碎,满身是泥的邋遢男子飞出,疯狂喷土张牙舞爪,“傻大个,老子最恨别人拿脚踩我,今天跟你没完!”

抬手向前一握,浩荡亡灵气息再度汇聚,凝聚成一杆硕大无比的长枪,邋遢男子在长枪面前,甚至比一只蝼蚁更加渺小。

可他却单手提着长枪,甚至灵巧的用枪尖耍了一个炫酷枪花,引得狂风呼啸,冷笑连连,“老子今天要爆你菊!”

金色鹏鸟双翅猛地俯冲,双翅合拢在身后,头脚挺直成一线,利喙如箭尖撕裂空气。

可迎接它的,是巨人横拍的手掌,像是驱赶一只苍蝇,金色鹏鸟被直接扇飞出去,漂亮、华丽、炫目的羽翼,挥挥洒洒落了一路,如同下起了金色雪。只是这雪花未免太大了些,每一片都足以覆盖,一座巨大的湖泊。

噗——

血肉破裂的声音,巨人低头看着,贯穿了心脏位置的长枪,面无表情伸手抓住,抡起来重重砸向大地。

一下,两下,三下……

每一次都让整个大地颤抖,可如此剧烈的声响,居然都不能掩盖,邋遢男子高昂的尖叫,凄惨的像是汉子身下,将要被祸祸的女人,尾音格外具备穿透力,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有小小的转折上升。

金色鹏鸟又冲了过来,可它没能趁机在巨人身上开几个血洞,就被一把抓在手心,然后抡起来一起往地上狂怼。

轰——轰轰——

轰——轰轰——

一长两短竟颇有节奏感。

突然间,长枪消失不见,金色鹏鸟随之散去。

邋遢男子与金色翼人狼狈不堪,出现在不远处,两人神色凝重看向巨人。

“傻大个,你别发疯了,这小子不是你的后辈!”

翼人第一次开口,音节干枯冷硬,“古,让开,我们必须阻止他。”

巨人张口咆哮,双手用力拍打胸膛,“嘭”“嘭”巨响,震得避开的仙、魔修士,脸上一片煞白。

邋遢男子深吸口气,“你考虑清楚,否则我们要下重手了?”

翼人抬起长矛,它表面上金色光芒爆发,一尊虚幻身影出现,背后生有十二对羽翼。尊

贵、威严、强大……毁灭的气息,自这尊虚影中疯狂爆发,似可打破整个世界!

巨人转身,屈膝蹲坐下去,低头巨大头颅,几乎碰到化身古魔的秦宇。

看着面前巨大无比的面庞,秦宇出乎意料的,心中没有半点恐惧,他从这对星辰般的眼眸中,读出了询问的意思。

没有犹豫,秦宇缓缓摇头,他必须守在不灭身后,这是他的承诺。

巨人眼中似露出一丝欣慰,他低吼一声伸出手,抓住秦宇将他从地面拔起,抬手按在眉心。

血肉像是柔软的泥浆,温柔的向两侧分开,秦宇化身古魔的身躯,完全没入其中。

然后,巨人眉心之间,多出一颗显眼的黑痣……即便化身古魔,可在巨人面前,也比不上他的一根手指。

眼前骤然黑暗,接着大放光明,秦宇下意识闭上眼,等他再度睁开时,已在一座巨大神殿。

神殿之中,立着一尊巨人雕塑,他双足微分双臂扬起,似乎撑开了这天地,口中愤怒咆哮着什么,眼眸间释放出,不可动摇的强大意志。

“后世族人,吾之生命早已抵达尽头,苦苦支撑至今,终于等到了你。你已通过考验,吾遵从族群的传统,将你送入传承神殿,希望你能从中获取,我族完整的传承……牢记,吾等古之一脉,生来撑天立地,一往无前绝不怯懦,纵使历经千劫万难,亦不改初心……”

低沉、平静的声音,自神殿四面八方传来,深深的疲倦之中,透出一份解脱的喜悦。

好多很多年了,久远到他已不记得,究竟过去了多少岁月,古之传承终归没有在他手中断绝。

现在,他终于可以放下顾忌,爆发生命中最后一战……捍卫古之一族声誉,虽死不俯首!

贵阳长峰医院预约电话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怎么预约
包头治疗男科医院
怀化治疗宫颈炎医院
汕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