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警方听差一地名误了她一生

2019-10-09 17:30: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警方听差一地名 误了她一生

仨警察被起诉

一警察判缓刑

2010年年终,辽宁省高院做出终审裁定,认定辽阳市公安局弓长岭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犯玩忽职守罪,两名民警不构成玩忽职守,被免于刑事起诉。一起刑事案件引出民警的玩忽职守问题,使5年前这一备受辽阳市民关注的案件尘埃落定。

案情回放:“你们快来吧,这都要出人命了”

事情回溯到2005年5月23日,当天的午夜1时许,蔡某等3人酒后到弓长岭区汤河镇三官庙村“别有天”歌厅唱歌,蔡某找来服务员杨某某陪唱。在唱歌过程中,三人多次对杨某某不规矩,杨某某不从。歌后三人将杨某某带离歌厅,并乘车来到弓长岭一旅馆房间,在旅馆内三人将杨某某轮奸。

在三人殴打杨某某并将其带走的过程中,歌厅服务员曾经用公用拨打110报警称有人打女服务员。弓长岭分局110接警员告诉服务员,可以马上出警。当晚值班巡警在接听处警通知时,把“别有天”歌厅听成“彪鼎”歌厅,判断三官庙村没有这家歌厅,就回拨打报警的公用,但报警无人接听。经过请示值班长康某,得到的答复是,“先核实一下情况,看是否发生了警情,把情况弄准,如果再来再说。”

9分钟后,服务员再次打报警时,被告知,“你稍等一会,应该快到了。”几十分钟后,服务员再次拨打110报警称:“有人闹事,你们怎么还不来呢?你们快来吧,这都要出人命了。”接警员回应:“你别把事情说那么大,别说假话,如果局长、刑警、巡警都去了,你们那没有事情怎么办?”当班110警察最终没有出警。

检察机关:仨警察涉嫌玩忽职守

事后,辽阳市弓长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当值的多名警察涉嫌玩忽职守。邹某,原辽阳市公安局弓长岭公安分局110指挥中心接警员;戴某,系辽阳市公安局弓长岭公安分局巡警大队警察;康某,系辽阳市公安局弓长岭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2006年4月13日,辽阳市弓长岭区人民法院做出刑事判决,邹某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宣告戴某、康某无罪。判决同月,检察机关提请抗诉。

2008年1月,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这份判决认为,邹某在接到该歌厅的第二次、第三次报警后,应当再次分别下达处警指令,特别是第二次接警与第三次接警间隔时间较长,邹某主观上认为值班警察已经处警,没有下达处警指令,构成玩忽职守。

巡警戴某将歌厅名称听错,随后拨打报警核实警情,因为无人接听,向邹某打询问,随后又给值班长康某打,其已经履行了一定的职责。教导员康某与戴某之间通话性质不是请示汇报,本案的证据系指在警情明确的情况下应该如何处警。鉴于存在客观原因,戴某、康某均不是对工作严重不负,不构成玩忽职守。

辽宁省人民检察院认为,戴某、康某二人接到110接警人员的处警指令后,明知有人被打,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却以地址不清为由不处警,导致被害人杨某某被轮奸的严重后果。显然,二人并未履行警察应负的职责,对工作严重不负。戴某、康某的行为属于推诿、拖延出警。据此认为,三人的行为致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社会影响恶劣。

终审裁定:一人玩忽职守两人工作失误

辽宁省高院认为,邹某未能正确履行工作职责,造成他人人身安全的重大损害,其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邹某在案发后能够如实交代自己罪行,认罪态度较好,而且邹某也因此被解聘,受到了刑罚处罚,加之案发至今已过去五年多,原判缓刑的社会效果较好。原审判决对其适用缓刑有法律根据,故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不予支持。

戴某能履行一定职责,认定不了其严重不负责,原审判决认定其行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并无不当。

康某作为分局值班长,接到戴某的报告只是向其询问三官庙街是否存在彪鼎歌厅,以及戴某核实警情后报警无人接听的情况,现有证据证明不了康某在履行职责中严重不负,认定康某的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的证据不足。

由此,辽宁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原审判决分析、判断和使用证据正确,适用法律得当,应予以维持,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沈阳晚报梅天磬实习生 林正)

濮阳男科医院
烟台男科医院
黑龙江治疗阴道炎费用
濮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