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HP魔法传记第九百二十二章赛前事后

2020-01-25 03:0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HP魔法传记 第九百二十二章 赛前事后

“魁地奇联系?哦,不要在提了……”金妮有些厌恶的把自己衣服上的泥泞除去。

“简直就是恶梦一场,”罗恩板着面孔说。

“噢,别这样,”赫敏看着金妮说,“我想还不至于……”

“不,是这样的,”金妮有些糟糕的说,“简直难以置信,到最后安吉利娜都快要哭了。”

“快哭了?”哈利有些惊愕,“怎么了?”

“哦,算了,不要在提了。”罗恩有些沮丧的说,然后开始吃他面前的食物。

吃完饭后罗恩和金妮去洗澡了;凡林和赫敏还有哈利回到公共休息室做作业。

这几乎是凡林从没有过的经历,在晚饭之后的一个小时还没有写完的作业……

而哈利又多花了半个小时做一份天文学的星像图,这时弗雷德和乔治来了。

“罗恩和金妮不在?”弗雷德坐在一张椅子上,朝周围看了看,问道。看到赫敏摇了摇头,他说:“好极了,我们一直在看练习,他们会被杀了的,没有我们他们简直一塌糊涂。”

“别这么说,金妮还不坏,”乔治公平地说,在弗雷德旁边坐了下来,“老实说,我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棒,我们从来没让她和我们一起玩。”

“她六岁的时候就乘你们不注意,跑到花园里的扫帚房里去,把扫帚一把把地拿出来了。”赫敏在一大堆摇摇欲坠的古代诗歌书后面说。

“噢,”乔治说,看上去有点感动,“那就可以解释了。”

“罗恩能够救球了吗?”凡林问到,从《魔法象形文字和语标符号》上面投来目光。

“如果他认为没人看着他,他就行。”弗莱德翻着眼睛说,“看来星期六那天,鬼飞球飞过来的时候,我们得让观众统统转过身去。”

他又站了起来,不安地走到窗边,看着黑压压的云层。“你知道,魁地奇是唯一值得留在这个地方的东西。”

赫敏严厉地瞥了他一眼。“你马上就要考试了!”

“不是告诉过你么,.而大惊小怪。”弗莱德说。“削蛇盒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已经知道怎么去掉那些疖子,用几滴修复液就能做到,李教我们的。”

乔治大大地打了个哈欠,闷闷不乐地看着窗外的夜空,“我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去看这场比赛,如果扎卡利亚斯打败了我们,我很可能会杀了自己的。”

“更可能杀了他。”弗雷德坚决地说。

“这就是魁地奇的问题,”赫敏心不在焉地说,又向古代诗歌翻译侧过身去,“它在学院之间制造了紧张和不安的情绪。”她抬起头寻找咒语文字表,发现弗雷德、乔治和哈利都用一种又反感又怀疑的表情看着她。

“噢,它就是那样的!”她不耐烦地说,“不过是一个游戏,对吗?”

“赫敏,”哈利摇摇头,“你在很多事情上都很在行,但是你根本不懂魁地奇。”

“也许是吧,”赫敏不太在意的说到,又回到她的古代诗歌上去,“但最起码我的快乐不会建立在罗恩的救球能力上。”

“这没什么可值得争论的,只不过魔法界的运动太少了而已。”凡林摇头说到,“不过,如果罗恩无法摆脱这种紧张的情绪,或许只有运气能够救我们了。”

听到这话,大家都低下头。

尽管哈利宁愿从天文观测塔上跳下去,也不愿意同意她的观点,但在他观看即将到来的星期六的那场比赛之前,他情愿付出所有的加隆去丧失对魁地奇的兴趣。

这就是事实,罗恩上场紧张的要命。

如果没有伏地魔的话,或许凡林和哈利还可以抽出时间来训练一下罗恩,但是显而易见的,魁地奇真的就只能扔在一边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今天都变得非常的糟糕,原本一个好好的情人节就被哈利过成了这样。

当然,对于吃瓜群众而言,在暗中观察还是蛮刺激的一件事情。

试问,有谁暗中观察过救世主的第一次约会?

这让凡林的心情还不错,尤其是看到哈利一脸懵逼的样子。

想比于哈利、弗雷德还有乔治的一筹莫展之外,凡林还有心情梳理一下自己学会的魔纹。

事实上,凡林也一直寄望于这些魔纹能够给他带来足够的惊喜,而且,凡林也大致理解了为什么邓布利多如此强的原因。

事实上,除了少数的咒语,如果邓布利多愿意,直接就可以通过魔力来构架符文去沟通魔力,这和咒语的功效相同,而且也足够的快,通过直接的魔力沟通也减少了魔力额外的逸散。

不过,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很难达到。

在这之前,凡林不得不把所有的心思放在能不能够找到一个克制的方法,就像是魂器针对于伏地魔一样。

在原来,是邓布利多用自己的死亡和斯内普的死亡来设计汤姆上钩,但是这一次,在大家都没有去死的想法之前,他们必须还要考虑别的出路。

更何况,伏地魔也不一定会上钩,因为看起来有更好的力量任他选择……

……

不过眼下不可避免的,格兰芬多队在经历了斗殴、换人、禁赛等等一些列的操作之后,终于也算是迎来了它重建后的第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最好的一点是它比较短,格莱芬多的观众只要忍受二十二分钟的痛苦。很难说它最坏的一点是什么:哈利想有这些可以候选……

比如说罗恩第十四次救球失败,斯洛普错过了布拉杰却用鬼飞球打中了安吉丽娜的嘴,当扎卡利亚斯抓住鬼飞球的时候科克尖身叫着从扫帚上摔了下来。

格莱芬多只输掉十分真是一个奇迹:金妮从海夫帕夫的找球手萨姆贝的鼻子底下抓到了金色飞贼,然后最后的比分是二百四十对二百三十。

“干得不错,”当金妮回来的时候哈利对她说,此时公共休息室里弥漫着一种令人消沉的类似葬礼的气氛。

广州市番禺区中心医院
揭阳市慈云医院怎么样
吉林妇科治疗费用
青岛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九江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