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破界伐仙第二十五章屈服

2020-01-24 11:4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界伐仙 第二十五章:屈服

“那黄裳应该是固神境以上的修士,可惜心志不坚,不堪承受噬骨疼痛,选择自爆元神,了结了自己。”

这突然的变故让柳晖心底震颤,大脑反而更清醒,剧痛虽没有消减半分,却让他求生的欲望更加强烈,他还不能死,他背负的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命,还有全村人的性命。无论如何他也不会选择自我了断这条路。

柳晖正自我告诫,忽见一道千丈斧影向他这边横劈而来,紧接着就是一声暴喝:“吾儿莫怕,爹来救你!”

一怒目大汉提斧御空,有如神魔降临。

“是邙山长老江雄!”有人惊呼道。

斧影不断靠近,柳晖甚至能感受到那斧影毁灭天地的狂暴杀意。

“好强大!这是……?”

轰——

就在那斧影迫近百果园将要拦腰劈上七星妙树时,忽然一层柱状绿芒光罩出现,护在七星妙树之外,那斧影劈在光罩上发出惊天巨响,光罩没有任何变化,而那斧影却应声消弭。

这还没完,七星妙树发出轰鸣雷音,绽放万道绿光,横生一碧绿枝蔓,瞬息数里外,一往无前直指御空冲杀而来的江雄。

“啊——!爹!小心,你快走!不要管我!”一被绿藤束缚的青年,咬着牙,惊惧大吼,也不管相隔百里外的父亲能不能听见。

“江长老小心!”

隐没云间的邙山圣地强者,见七星妙树主动向江雄发动攻击,纷纷祭出法宝帮忙阻挡。

漫天刀光剑影朝那横生枝蔓飞劈而去。

轰轰轰——

刀光剑影斩杀在小臂粗的枝蔓上,应声消散炸开,没有阻拦到分毫。

噗——

没有任何花哨,数十里外,七星妙树横生枝蔓直接将江雄刺穿,绿枝透体而出!

嘭——

在江雄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表情中,穿透他的枝蔓微抖,其身轰然炸裂,形神俱灭。

“啊……不……!”

除了江雄之子的悲恸哀嚎,天地一片静谧,因痛苦而嚎叫的献祭者们一时间也失了声。

数息过后,嚎叫声又起,透着绝望!

“呜呜……谁来救救我们啊?啊……痛……!”

“啊……痛啊,我痛,师傅快来救我……”

“啊…………杀了我,杀了我吧……”

江雄的身殒,让原本听到门中弟子,甚至自己子嗣呼救嚎叫,意欲救援的强者们彻底死心。

妙法圣地的江雄,神阶返虚境大修士,世间少有的强者,其修为通天,在同境界都是绝强的存在,可是对上七星妙树分化的一根小小枝蔓,他连抵挡,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果然如传说所言,蜕变中的仙令本体,其战力近仙!”有躲在云层中的强者感叹道。

“听说,成令的这个阶段叫献祭,目的是剥夺相生本源者的觉醒基,也就是他们绛宫内的‘元素海’,只要放开心神,不抵抗剥夺,应该能少受些苦。”

“有什么用?到头来不还是死?不是有一个女娃选择自爆元神了吗?身体不还是被毁?”

“这要看那令种的秉性了,若是个弑杀的令种,怎样做都是一死,若是个心善的令种,兴许夺了他们元素海后,能放过他们。”

“嘿,谁管这些,我们又不是这南华星的修士,他们死活与我们何干?”

“说的也是……”

……

被七星妙树掳来的土属觉醒修士,大多都是各自宗族的天之骄子,向来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何曾受过这等罪。

觉醒修士绛宫内开辟的元素海,连接着血肉,其蕴含的天赋道韵更是烙进骨肉灵魂,七星妙树想要强行将其剥离,那等于是是将他们的血肉从身体内部强行剜割,是一种由内而外连带着灵魂一并被撕扯的痛。

从被吊起到现在,许多人的叫喊声已经变了调,比之鬼哭狼嚎还要恐怖。

与柳晖同侧,见过黄裳自爆元神,又见过江雄救援被杀的一些人,此刻已经因绝望加恐惧,而心生死意,他们眼神透着死灰,也不再嚎叫,也不再挣扎。

这些人心神失守,完全放弃抵抗。

就在这时,他们身上的绿藤发光,直接从他们身上抽走一团神异的光团。

噗——

那几人张口喷出鲜血,绿藤也没有再为难他们,吸收光团后直接退走。

他们的身体就这样直接摔落下去。

“啊……”嘭——

如此,数十丈的高度,就算被剥夺元素海后,吐血没死,也很可能会被直接摔死。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脱困了。

那几人无意中的举动,给了附近人灵感,知道这颗树只是想要他们的元素海。与其经受痛苦被它慢慢折磨到痛不欲生后,再被剥夺,倒不如放开心神,不做抵抗,让它直接剥夺。

发现这一点的几人,几乎没做任何犹豫,直接放弃抵抗,放开心神。

噗……

噗……

噗……

鲜红的血液在空中画下一个又一个弧,在正午阳光的映照下显得猩红刺目。

下饺子般,不断有人被剥夺元素海,吐血摔落下去。

到后面,柳晖更是见到有人在落地途中,用精神力从空间法宝中调出护身法器,使其安全回到地面,随后迅速跌跌撞撞逃走。

看来脱离束缚后,被封锁的气海和识海也随之解封了。

这下更多的人看到了希望,纷纷有样学样,各种护身,飞翼类法宝层出,助他们在舍弃元素海后,安全回到地面。

到最后,柳晖发现他这边就剩他和一个一直闭着眼睛不知死活的黑袍中年人,他看不到的另一边,估计也差不多,很可能已经没人,因为他已经听不到嚎叫声。

怎么办?和他们一样吗?

这个想法一出现,便在柳晖脑中疯长,让他心中一阵蠢蠢欲动。

“可是自己并没有护身法宝啊!”忍着蚀骨疼痛,柳晖往下看了一眼,这个高度没有护身法宝或者飞翼之类的法宝,掉下去他必死无疑!

柳晖没注意到,获得大量元素海的七星妙树,正在发生着变化,不断有七星果成熟,脱落,分解,耀眼的七彩光辉又被七星妙树吸收,后者正以肉要可见的速度在浓缩变小。

直到他感觉缚在他身上的绿藤在晃动,他的身体正在不断下降,才注意到,面前的神植已经不似一开始那般粗壮,现在仅需数名成年人便能环抱,往下看,发现他距离地面也仅仅只有二十几丈高。

抬头上看,七彩光点如丝如带,环绕树身,他看到好像有一张大口将那环绕树身的七彩光点全部吸入腹中。

大概过去了半个时辰,七星妙树终于再次恢复平静,其身形已和寻常树木差不多,树冠上只剩下一些三星,四星的果子,整体看来更加的神异,有金色神光缭绕。

柳晖和另一个黑袍人依然被挂在空中,不过高度只有数丈,即便掉下去也不再有摔死的风险。

他现在已经在考虑放开心神,让出自己的元素海。因为,痛苦更甚了。他的身体抖得像筛子,身上的长袍已经被汗水浸湿。

即便生性乐观,柳晖现在也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整他。

在地球,他大学刚毕业,前途光明;有疼他的父母,家庭幸福;有相恋的女友,感情甜蜜,可偏偏就被旅游途中,被一股流沙给卷到了异世界,先是在危险贫瘠与世隔绝的沙漠熬了两年多,好不容易历经千险,九死一生逃出了沙漠。背负着全村人的希望,他刻苦修炼,眼看希望就在眼前,又被眼皮底下的一棵树给莫名其妙的抓起来,折磨欲死。

“啊——!老天,你赢了!”柳晖嗔目,仰天怒吼。

他屈服了!

痛苦地闭上了眼,准备放开心神,接受命运。

“怎么,就这样屈服了?”

邹平中医院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评价
贵州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安庆妇科医院那个好
宜昌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