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异界兑换狂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紫雪峰

2019-12-04 22:50: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兑换狂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紫雪峰

“不行。”云老摇了摇头,眉头紧蹙,缓声开口,“这一次,必须要动作大一些!他们的记忆,也必须要抹除!”

江寒一愕,随即露出不解之色。

“为何?”

这时,试炼长老在一旁开口了,他目光深邃,深深看了江寒一眼,道:“你所说的理由,我们虽然可以相信,但不代表着其他人就也会相信。”

“况且,你另有一位师尊的事情,总不能公之于众吧?”

江寒心中一凛,不是因为试炼长老所说的原因,而是他看出了试炼长老的怀疑。

试炼长老的话中,还有着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对于江寒所言,他不信!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试炼长老和云老不同!他是试炼峰的看管者,了解许多他人所不知的隐秘。

对于江寒的话,他并不是怀疑,而是根本就不信!

但他却不能明说,他若说出来,云老和江寒之间的关系恐怕就会有了裂痕,他还因此可能被江寒记恨。

当然,对于现在的江寒,他并不甚在意。他在意的是,江寒身上的问天玉!

那其后的辛秘,关乎重大,试炼长老不敢掉以轻心。

他唯一没有怀疑的,就是江寒的师尊。

在他看来,这一点,江寒应当是没有撒谎,但他那师尊,很可能和那试炼之境的世界有关!

“这江寒,身上的秘密太多了,不知道将来会引起多少波澜。”试炼长老心中暗叹。

事实上,云老活了不知多少岁月,本应可以看出江寒所说话的真假。盖因他曾经经历过那种梦境神通,且印象很深刻,再加上江寒那神秘的师尊,才让他相信了的。

“这老狐狸,是怎么看出来的?”江寒心中暗骂,脸上却带着笑意,道,“我师尊确实不想引人注目,如果能不暴露他的身份,确实是再好不过。”

能够抹掉那些人对自己的记忆,的确是不错,起码不会让他被经常关注,让他可以有提升自己实力的时间。

“不过,既然试炼长老都能看出,那云老也应该可以啊。”江寒疑惑。

云老和试炼长老实力应相差几,在他看来,试炼长老能够看出他在撒谎,云老为何会看不出?

让他奇怪的是,试炼长老又为何会帮着他隐瞒?这令他心中疑虑的同时,也升起了戒心。

世上没有白来的午餐,江寒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好吧,系统确实是一个巨大比的馅饼,但这个馅饼太强大,躲在他的灵魂中,连是否为好馅饼都尚未可知。

尤其是在系统表现出人性化的一面后,江寒戒心加重了,但仔细一想,到目前为止,系统还没有害过他一次,似乎不会对他不利。

当然……也可能是江寒现在还太渣,系统还看不上眼。

“别的都好说,别以后给我弄一出‘夺舍’的坑爹剧情就好。”江寒心理面嘀咕。

“但是真的没关系么?”江寒出声询问,声音迟疑,“毕竟都是同门……”

“同门如何?”云老撇嘴,“同门中亦有竞争,宗门亦不禁止,有竞争才有进步啊!臭小子,这观念可不行,以后要改改!”

江寒嘴角轻抽,这还叫竞争?这已经上升到了压迫的层面了吧?!

当然,江寒并不是真的为同门着想,他真正担心的是,云老的举动会引起宗门高层的反对,到时候抹消记忆不成,反而变成众矢之的。

“老云说的对,宗门之中,大大小小的竞争从不停歇,等你们正式入门就了解了。”试炼长老也在一旁开口。

“好吧。”终,江寒奈点头,他也看出来了,云老纯粹就是所顾忌,就像一个土皇帝。

只不过,这位土皇帝虽已经蛰隐多年,霸气却依旧,如今重面世,立马就要搞个天翻地覆。

“现在可以走了?”朦胧女子看着烟雨墨,淡淡道。

“嗯。”烟雨墨点头,扭头看了江寒一眼,有些欲言又止,后咬了咬红唇,还是没有说出口。

“去哪里?”江寒奇怪道。

烟雨墨张了张嘴刚欲回答,忽然想起她也不知道具体是去哪,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朦胧女子。

“紫彦。”朦胧女子淡声开口。

“哦哦。”江寒点头,“那去吧。有时间去找你。”

烟雨墨心中莫名一喜,刚想开口,朦胧女子的冷漠声音就在一旁响起:“紫彦,禁止男子入内。”

江寒眉头顿时一拧,扭头盯住朦胧女子,半晌后才嘴角一勾,“如果进了,你会如何?”

这一刹那,朦胧女子的目光瞬间落在了江寒身上,同时一股冷意缠绕在他的心头,比他冰魂诀所带来的冰寒,还要强数倍,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哼!”朦胧女子收回目光,一挥手带着烟雨墨消失踪,只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云大哥,看好你的弟子!”

“关我什么事。”云老奈,随后一扭头,冲着江寒训斥道,“听到没有,以后安稳点,不要去紫彦!”

江寒撇嘴,“凶巴巴的,我猜她肯定还没有伴侣,估计没几个人敢要。”

话音刚落,一道迷的紫色光芒从天而落,眨眼间坠在江寒身上。

呼!

紫光消失,原地多出了一个淡紫色的冰雕,江寒在里面瞪着大眼,还保持着撇嘴的表情。

“哇,好漂亮!”慕容可馨轻呼,上前几步,伸出小手在那冰雕身上抚摸着。

确实!

此时在阳光的照耀下,那迷的紫光显梦幻,有一种朦胧美,吸引着人的目光。

江寒眼珠子转了转,他很想翻了白眼,表示自己对慕容可馨的奈,但连眼皮都被冻住了,翻白眼都是奢望。

叶天明几人也是面色古怪,看着冰块中的江寒,脸皮子抽搐

,似乎是想笑却又忍着。

“这疯婆子,耳朵咋这么灵,下手也太狠了……”江寒一边在心中咒骂,一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云老。

不料云老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轻声道:“口不遮拦!该罚!这冰块里面倒也凉,便宜你小子了。”

“唔……”

江寒瞳孔顿时扩大,闷闷的哼声从冰块中传出,强烈的表示自己的不满!

这他丫的,想动却不能动的感觉太痛苦了,江寒憋得浑身都难受,几欲抓狂。

“安静些!再出声就多冻一会儿!”云老轻斥。

……

p:求票……

用户请到阅读。

长春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北京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开封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贵州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辽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