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正能量是网络文学的正常态http

2020-05-22 03:0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正能量”是网络文学的“正常态” http://www.frguo.com/ 2014-12-29 中国作家网 邵燕君

通俗文学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是抚慰人心的。流行度越高的作品,越接近 普世价值 ,越具有 正能量 。

网文在面对 弱肉强食 的 自然法则 时,普遍选取 弱者代入 的情感立场。在 亲我主义 的基座上寄托 情怀 ,实际上是将启蒙主义价值观与传统的儒家心理结构融合,嫁接在 亲我主义 这一当代人为抵抗 丛林法则 而重生的原始道德上,这是一种非常值得重视的价值观探索努力。

这几年在开网络文学的研讨课,我经常问学生们一个问题,在你成长的过程中有没有从网络文学中获得过正能量?答案几乎全部是肯定的。

他们会认真地告诉我,网络文学(以及动漫、游戏等二次元文化)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怎样深刻地影响了他们的三观。他们谈到热血、陪伴、羁绊(来自日语きずな一词,指人与人之间难以断绝的情感联结)、纯爱、世界感、情怀 这些我明白或不太明白的关键词,谈到在漫长的应试教育竞争中,那些 练级文 中的升级系统,如何让他们觉得日复一日的枯燥练习有了意义,那些热血的情节如何让他们 爽 并被激励着;谈到在独生子女的成长岁月中,那些 二次元 中的 羁绊 如何给了他们情感教育和真正的陪伴;谈到上一代曾经信奉的世界观崩解之后,网文中各种 第二世界 的设定如何带给他们 世界感 和 参与感 ;谈到成年人的情爱世界已满目疮痍之后,如何在 耽美 等情感模式中让 纯爱 存身 时间长了,我会觉得,对于网络一代而言,问 网络文学有正能量吗 这样的问题,已经多少有些冒犯。

类型小说影响了我的三观

我也经常反问自己,作为一个学院派的研究者,我为什么会投身到网络文学的研究中?除了对于媒介革命的判断等学术原因外,不能不说,我一直深爱着通俗文学。我们这一代是读中外名著长大的,启蒙经典塑造了我们的三观,外加审美观和文学观。在我的文学殿堂里,最伟大的小说是列夫 托尔斯泰的《安娜 卡列尼娜》和曹雪芹的《红楼梦》,但在生活中真正影响我的却是金庸,如王怜花在《古金兵器谱》前言中所言,金庸教我们以大写的方式走过人生,在现实生活中重情重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要说托尔斯泰和曹雪芹也不是卡夫卡、普鲁斯特那样的偏才怪才,他们不仅是文学圣手,也是世事洞明者的高人。并且,他们的小说也那么引人入胜。他们教我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但在如何对待这个世界的问题上,为什么最后能推我一把的却总是金庸呢?

我想原因可能恰恰是,金庸小说是通俗文学,是类型小说 作为通俗文学的主导模式,类型小说的类型不是任何人预设规定的,而是千百年来 好看 经验的自然积累,是作者与读者在长期交流中达成的密码契约。它是正对着人的欲望来的,专往人的 萌点 上戳,能让人更深地卷入爱恨情仇。如果说精英文学是诉诸人的意识的,通俗文学则是诉诸于人的潜意识的,而影响人的行为模式的通常是潜意识,其中最主要的影响通道是快感模式。比如,金庸小说中,所有重情重义的 性情中人 都成为了欢乐英雄,所有重名重利的 非性情中人 都练了葵花宝典。或许在现实世界里总是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获胜,但金庸在他的王国里重新立法,遂使人心大快。反复施行的奖惩机制也会形成一种心理暗示,影响人的行为选择。相对于精英文学的复杂,通俗文学的价值形态要单纯的多。单纯不是简单,而是一种鲜明、一种力量,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才可以说 你对世界简单,世界就对你简单 。大师级的通俗文学作家能以精纯之力将天地大道植入世道人心,所以,真正塑造一个民族心灵的是优秀的通俗文学。反过来,这也说明了,通俗文学具有正能量是何等重要。

通俗 不是 低俗

那么,通俗文学能有正能量吗?能。这并不仅是 寓教于乐 的外在规定性决定的,而是读者内在的心理需求决定的。不错,通俗文学是供人YY(意淫,白日梦)的。但黄暴是YY,纯情也是YY。人们经常忽略YY本身可能孕育的 正能量 这里的 正能量 不是从外面灌进去的,而是从欲望里泡出来的 人的七情六欲被推到极致处的自然升华或触底反弹。纵观古今中外的通俗文学创作,那些超级流行的大师之作没有三观不正的。其特别打动人心之处,恰恰是唤醒了人们深埋于心的天理良心,乃至侠肝义胆、浪漫情怀。而那些放纵淫邪、一黑到底的作品,往往是处于底端的末流之作,可供人一时猎奇,却很难真正流行。这固然有法令限制的功效,但更是人心选择的结果 人喜欢善。善是温暖的、光明的、美好的;善也是简单的、安全的、令人愉悦的。以恶抗恶,人能活下来;惩恶扬善,人才能活下去。这里面有着生命的大道理。

把 通俗 等同于 低俗 真是大误解。 通俗 只是 易懂 ,与价值观无关,只与流行度有关。通俗文学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是抚慰人心的。流行度越高的作品,越接近 普世价值 ,越具有 正能量 。流行文学中也有一些专门挑战社会价值作品,但都只能在小众圈子里流行。某种意义上,深怀乌托邦冲动和启蒙情怀的 精英文学 也是 小众的 ,是 撄人心 的,它以批判、反抗的姿态揭露 从来如此 的吃人逻辑。现代主义文学更逼着人们审丑、审恶,直面世界的真相。而 求真 从来都不是通俗文学的任务,通俗文学的第一要务是 求美 不是文字美而是心理美,就是做梦。梦要做得美,先要做得真,所以优秀的通俗文学作品都是 高度幻想 的文学(指小说中的 第二世界 是参照现实世界的真实逻辑建构的)。但梦境的逼真,只是为了 重新立法 的畅快淋漓。成熟的通俗文学读者并不寄望 梦想成真 , 启蒙大梦 已醒的当代读者甚至不寄望一个有现实批判指向的乌托邦,只是想躲进一个与现实并存的 异托邦 ,做梦是为了更好地忍受。所以,通俗文学是最安分守己的,它的任何突破冒犯都必须在一个安全值范围内,超过这个安全值,就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不舒服就不可能大流行。这个安全值就是 主流价值观 。可以说,正是通俗文学相对于精英文学的 保守性 ,保证了它的安全性。换句话说,一个社会只要 主流价值观 很正,通俗文学的三观就一定很正。

网络文学消解 负能量

网络文学有正能量吗?当然有。自从200 年资本入场后,网络文学就以网络类型小说为主导。既然是类型小说,自有其千年不变的内在属性。但是,网络类型小说毕竟不同于寄身于纸媒的类型小说,从媒介革命的角度出发, 网络文学 的核心特征就是其 网络性 。 内容一经媒介必然发生变化 ,这正是麦克卢汉 媒介即信息 这一著名论断的核心要义。

网络时代发生的一个最深刻的社会变化就是,网络的媒介特性为瓦解精英中心统治提供了技术可能。网络文学的 超文本 性和与ACG(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文化的共通性,打破了创作的封闭状态和 作家神话 。 粉丝经济 决定了网络文学只能以受众为中心,判断什么是文学、什么是 好文学 ,不再是某个权威机构代表的 特定人群 ,而是大众读者自身。在印刷时代虽然大众通俗文学也相当发达,但一直存在着 精英文学 和 通俗文学 两个系统, 通俗文学 无论拥有多庞大的读者群也是 次一等 的,而 精英文学 无论多小众,也握有 文化领导权 。网络革命不但打破了精英文学 大众文学之间的等级秩序,而且根本取消了这个二元结构。这也就意味着在担纲 主流价值观 、为社会提供 正能量 的问题上,网络文学被历史性地推上前台。

网络文学出现以来一直在体制外生长,具有自娱自乐的性质,对于 主流价值观 缺乏足够的承担意识。经过2014年的 净网行动 ,相信网络文学将更自觉地接受 规训 ,也会更主动地尝试将 主流价值观 移植进自己的快感机制 这是一件充满挑战性的事,但更具挑战性的是,到底什么是当代中国人 一致认同 的 主流价值观 ?它与 主旋律 ,乃至无数网民个人的YY之间是什么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 主流价值观 尚在模糊之中,它的建构需要一个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反复协商过程,需要通过一部部饱受争议的作品汇集各种力量的交锋,需要文学想象力 这是时代对网络文学提出的严正要求,也是网络文学向 主流文学 发展的难得契机。事实上,网络文学在十几年的发展中已经自觉不自觉地为 主流价值观 的建构作出了很大贡献,只是这些贡献尚待确认和总结。

首先,网络文学把身处剧烈转型期的中国人的欲望和焦虑以各种 类型文 的方式塑形,并形成了一套 全民疗伤机制 。我们在讨论 正能量 的时候不能不考虑,对于一种拥有 亿左右读者的大众文学而言,消解 负能量 算不算是为社会贡献 正能量 ?想想那些每天上下班挤地铁的人们吧,如果YY能让他们好过一点,本身也算一项功德了。在网络文学兴起以前,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已经远离文学了。

弱者本位 与 亲我主义 价值观

网文最值得人称道之处,是在面对 弱肉强食 的 自然法则 时,普遍选取 弱者代入 的情感立场。网络类型文层出不穷、千变万化,但几乎在讲述同一个故事 屌丝的逆袭 ,这也是中国人最大的白日梦。按照笔者个人的定义, 屌丝 是在一个板结的社会里被阻隔了上升空间的下层有志青年。 屌丝 的形象很像现实主义成长小说里的主人公,但失去了启蒙之光的庇护, 屌丝的逆袭 里既没有道德的崇高性也没有反抗的革命性,而是完全复制了弱肉强食的逻辑,所谓的 逆袭 只是 在下者 按照 在上者 制定的游戏规则 上位 。即便如此,网文中 屌丝的逆袭 仍是弱者代入,所以你在这里看到的 爽 不是高富帅、白富美对男女 屌丝 们的碾压,而是 废柴 们扮猪吃老虎,一路推到 大BOSS 的过程。这是 小白文 与郭敬明的《小时代》不同之处 小白 们好歹守住了自己的白日梦,尽管靠的是在幻想世界里 开金手指 的方式。写强者 施虐 欺压幼小的网文总是不被欢迎,因为网文的读者和作者大都是(或至少曾经是)底层的屌丝,受不了白天屈膝,白日梦里再被人虐一遍。网文的生产机制是去中心化的,以消费者为主导的,这里只有共推的 大神 ,没有宣教的 教主 。如果弱肉强食的社会结构在现实中无法改变,文学的 弱者本位 本身就是一种善,至少是善的基础,而浅白直接的 爽 在一定意义上保护了受压者的心理健康。

第二,在 爽 的基础上,网文在 黑暗森林 中摸索道德底线,逐渐建立起 亲我主义 的价值观;优秀的网文作家更将 亲我主义 与启蒙价值和儒家文化结合,探索建立当代中国人的价值观。

近年来,中国正处于社会结构和价值形态的重大转型期,全世界也都处于 启蒙的绝境 的精神危机之中,人们不得不回到 黑暗森林 ,重新探索生活的法则。网文的主人公通常都是典型的小人物,他们是现实功利的、机智 腹黑 的、为自己打算的。他们打破了一切原有的道德规则,只奉行 潜规则 。经过十几年的 黑暗行走 ,流行网文的主人公们大都保持住了基本的道德底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主动作恶,不过分残暴。并且在 合理自私 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出一种 亲我 主义的价值观:爱自己,爱家人,爱朋友。 护短 、 护犊子 、 护队友 被认为是最基本的道德 听起来一点都不 高大上 ,但作为在相对自由的空间内以 纵欲 的方式探索出的原始道德,却是靠得住的,因此格外珍贵。更可贵的是,在 小白 之上,还有一批被称为 文青 的作家,在 亲我主义 的基座上寄托 情怀 ,实际上是在进行着一种价值观的嫁接和重建 将启蒙主义价值观与传统的儒家心理结构融合,嫁接在 亲我主义 这一当代人为抵抗 丛林法则 而重生的原始道德上,这是一种非常值得重视的价值观探索努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虽然 文青 作家算得上是网文界里的精英,但他们同样是在网文机制中摸爬滚打出来的,在这里成名封神的。支持他们的 精英粉丝 虽然在数量上不及 小白粉丝 ,但有更高的忠诚度和影响力。2009年在 精英粉丝 的支持下, 最文青作家 猫腻的 最文青之作 《间客》曾在起点中文网年度月票夺冠之战中战胜最有人气的 小白文 《斗破苍穹》,并获得2012年年度作品 金键盘奖 ,被称为 文青的逆袭 。这说明,在网络时代,精英的力量已经内在于粉丝群体之中了。当然,包括学院派在内的各种精英力量的介入还是重要的,但有效介入的前提是对网络文学自身机制的了解和尊重。尊重的前提是信任 相信网文界里有 情怀 , 正能量 是网络文学的 正常态 。

|莱芜治疗妇科方法
糖化血红蛋白正常值是多少
血栓好治吗
岳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通治疗白癜风医院
榆林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贵港白癜风
宣城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