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补天道 第823章 八五七人之该死者,可恨又可怜

2020-01-16 13:26: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第823章 八五七人之该死者,可恨又可怜

周铎失声道:“你是冥季?不可能!”

倘若他真的麻翻了冥季,冥季跳起来还有可能,但冥季早就死了,假冥季孟帅一直跟在他身后,哪里又出现了一个冥季?

而更骇人的是,这个冥季的声音,也和真冥季一样。

这一瞬间,他真以为是冥季的鬼魂来找他索命,吓得腿软。

好在对方继续开口,破坏了阴森的气氛:“有什么可能不可能?我就是冥季。即使以前不是,现在也是冥季。而你……已经不是阿周了。”

周铎反而定下心来,道:“什么意思?我不是阿周,谁是?”

对方道:“你背后那位,是新任的阿周。”

周铎想要回头,颈部已经被锁死,咬牙道:“你们和冥可是一伙的?这过河拆桥的本事,可是真不错。”

对方笑道:“不拆你,难道还把你当祖宗供起来么?可惜你没有这个本事,已经没用了。还要谢谢你帮我们干翻了冥季,省了我们很多事。现在你只剩下一个价值,把冥季和阿周的习惯告诉我们,让我们演好最后这一出。”

周铎冷笑道:“然后我就可以去死了?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话音未落,只觉得肩膀剧痛,被人生生的往后拗去,他强压住惨叫,但额上已经冒出冷汗。

对方的声音从高处传来,虽然看不见人脸,居高临下的姿态却可以想象:“这可不是你不想说就能不说的。冥族人没文化,你是地上人,应该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意思。再说,没有你的指导,难道我们就不能动手了么?不过是稳妥些罢了。你说了,我们给你个痛快,你不说,对你是件大大的坏事,对我们却毫无影响。”

周铎喘着气,道:“毫无影响?明天冥季要去祭祀,你们知道祭祀是什么意思?要什么流程?上去三步被人发现,等着找死吧。”

对方道:“你是在谈条件么?还是拼着更惨十倍,来嘲讽我们?”

周铎道:“我是在嘲讽你们,你们简直滥竽充数,贻笑大方。比起真正的有心人,你们算什么玩意儿……”

对方大怒,喝道:“你找……”突然,便觉得头脑一飘,似乎人飘到了空中,异常的轻松。

不对,飘上去的是……脑袋!

噗,鲜血四溅。但没人看见。

与此同时,周铎便觉得身后同样一声轻响,就如麻布被利刃切出来的噗声,温热腥气的液体如喷泉一样泼出来,泼了他一身。

咚,下一刻,他才听到身体落地的声音。

周铎一下子跌到,坐在地上,肩膀还在隐隐作痛,喘着气道:“你终于出手了。”

孟帅道:“我倒是还想拖一会儿,但是不行,再晚一点儿,你就该把我秃噜出来了。”

周铎道:“你倒说得轻松,给你来一下子试试?”

孟帅道:“纵然他们要从背后偷袭我,怕也没那么容易得手。你的实力真是差到令我吃惊,比起战斗力,你的修为明明还可以啊。”

周铎道:“我倒是想可以,但你知道我已经有多少年没和人动过手了么?在冥族人看管下,我连多走一步都不敢,何况伸展拳脚?比起拳脚,装孙子更有利于生存。我的警惕性也放在其他地方去了。”

说着,他自己也伤感起来,自嘲道:“我也差不多废了。”

孟帅反而安慰道:“在地下呆得久了,会变得烦躁阴毒,实力不进反退。不仅仅是你,其他人,包括这些日月族人也是如此。”

周铎道:“我就不明白,我长得那么招人恨?我并没有碍他们的事。为什么非要杀了我?”

孟帅道:“为了方便吧。别说把你看成草芥,实际上,在这么残酷的地底世界,不是一伙儿人,性命也就是草芥了。杀你大概是早决定好的,怎么杀,估计是看个人的性情。刚刚那两个,到哪里都不是善茬。”

周铎骂道:“这帮日月族人个个都不是好东西。一群败类,和冥族人一样。”

孟帅道:“也不能这么说,日月族人说是族,其实也就是个大杂烩。因为需要人手,所以没有挑选的余地。什么人都往里收。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他们的首领倒还是个人物。”

周铎怔道:“你替他们说话?你和日月族有交情?”

孟帅道:“算是有合作吧。”

周铎道:“刚刚你下手可一点儿没留情。”

孟帅道:“我和他们有合作而已,又不是真有什么交情。他们在挡我路,不清理掉怎么行?”

周铎道:“我以为你是个好人。”

孟帅笑道:“你以为我是大馅儿肉包子吧?我是不怎么杀人,但是该杀的时候还是要杀。譬如冥季这个人物,在祭祀中只能有一个。他们占了,我去哪里摆?现在也没地方沟通去。干掉一了百了。好了,就这样,该做的事情都差不多了,等着明天最后的结果吧。”

周铎睡下,孟帅还要连夜和冯源最后过一遍细节,大概是今夜无眠了。

明天,不容有失。

前面一系列暗潮涌动之后,那场传说中百年未有的祭祀,还是拉开了序幕。

一大早,孟帅就换上了祭祀的服装。别看这些冥族人没眼睛,根本看不见各人穿什么,但服饰设计的居然还挺全乎。

孟帅比族人都早起,一大早就往祖地那边赶去。半路上,遇上了冥仲。

冥仲居然是坐车来的,孟帅听到车轱辘滚地的声音,差点没反应过来。那大车也没有牲口拉,应该是个封印的。听嘎吱嘎吱的声音,大概也是有年头了。

大车停在孟帅边上,冥仲道:“季祭司,上来同车?”

孟帅道:“也罢。”在车边上一扫,发现冥仲身边已经有人了,不用问,自然是冥可。

冥仲拍了拍冥可,道:“你先下去,让季祭司上来。”

冥可娇声道:“是。”

和孟帅擦肩而过的时候,冥可将一件东西塞到孟帅手里,轻轻盈盈的放在孟帅手里。孟帅顺手一接,两人便交换了位置。

这一刻,孟帅才想起来,自己是双重扮演。除了冥季这个身份,还有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冒牌货日月族人。冥可给的讯息,就是给那人的。

这么一想,自己在各方势力间纠缠的一塌糊涂,就像个多方插头,他自己都要混乱了。

孟帅一落座,车辆继续向前,冥仲道:“还记得我说,冥族大害是谁?”

孟帅愕然,没想到他突然问这种问题,没头没尾,莫名其妙,道:“你干么?这是大路上。”

冥仲道:“你果然忘了吗?”

孟帅心思电转,道:“你非要我提他的名字?你不是把我给卖了吧?”

冥仲道:“还记得我给你的任务么?”

孟帅突然抓到了灵感,故意不耐烦的道:“不就是去你的理想国么?你到底有什么毛病了?”

冥仲呼了口气,道:“很好,你还是你。”

孟帅心道:果然。作为一个外表残弱,心如明镜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会对冥可他们的冒充行动一无所知?倘若昨日真给他们替代成功了,也过不了这老家伙这一关,道:“如果你指的是昨夜冒犯的宵小,我已经打发了。”

冥仲道:“好。是我多虑了。”

孟帅道:“要是我被替代了,你会怎样?”

冥仲道:“不怎样,认命呗。”

孟帅道:“我不信。”

冥仲道:“纵然你死了,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就是冥族的命运我管不了了。”

孟帅道:“这点我倒是佩服你。冥叔那边怎么样了?”

冥仲道:“提那个蠢货干什么?反正就是准备祭祀,打算借这一次的功名正言顺的当上第一祭司。跟将死之人有什么客气的。”

孟帅道:“这么一想,他是有点可怜的……”

正在这时,只觉得车一震,停了下来,冥仲道:“怎么回事?”

就听冥可道:“叔祭司的车过来了,要我们让路。”

冥仲道:“我给他让路?”

冥可道:“我说了这车上是仲祭司,论长幼尊卑,应该我们先行。但他们蛮不讲理,而且车更大,强行挤过去了。”

孟帅无语,道:“我收回刚刚的话,可怜这个词和他八百年扯不上关系。”

冥仲往后靠了一下,扬声道:“罢了――随他去吧。”他喃喃道,“将死之人,和他计较什么?”

孟帅也侧过头,道:“这几****没找我演排过,到时候出了漏洞怎么办?”

冥仲道:“这就是他找我们来的目的了。无事,他独揽功劳。有事,就推你我上前,到时候有了漏洞,自然是我来补的。但若没有漏洞,你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他要疑你抢他的功。”

孟帅道:“不排就不排吧。估计不会有什么漏洞,因为熬不到有漏洞的时候。”

冥仲呵呵冷笑,孟帅一面说话,一面用手指抚摸冥可递送来的讯息,这应该就是日月族需要冒牌货配合的关键。

那是一小块木牌,打磨到刚刚好能用掌心握住的大小,上面刻有字――

“鼓响三刻,先刺冥叔,再杀冥仲。”

5201高速首发补天道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8章八五七人之该死者,可恨又可怜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临汾市尧都区眼科医院
三亚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为什么会得癜痫病
酒泉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白癜风医院乌鲁木齐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