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全能数学家 第五十二章 有一种坚强无人所知

2020-01-09 20:36: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能数学家 第五十二章 有一种坚强无人所知

晚饭时刻,父母神秘出现了,疲惫与高昂齐头并进,信息量太大,杨帆不好说。

“少年,听说你最近进入叛逆期了,各种举动吊炸天,还与一些女孩勾勾搭搭,坦白从宽。”

宋晓离见到人就坐不住了,潜伏在人民内部奸细发来消息,说儿子经常与小女孩约会,功课落下,不思进取。消息来源可靠,这还了得。

“老妈,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俩的一根筋啊,到你们这岁数如果活成这么潇洒,一生不冤了。”杨帆岔口话题,心头发冷,“叛国者……死,到底是谁在出卖我。”

“少年人,你要搞清楚,现在不奋斗,怎么让你孩子做富二代,还有没有点追求了。”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是这样教育你们的,他们很失望,没让我做富二代。”

“油腔滑调,杨天,你来,这孩子没法教育了。”宋晓离狼狈不堪,三两下就被拿下了。

黑脸唱完,白脸来了,家庭教育,必须这样轮番上场。

“杨帆,我们不是要批评你,你要明白,现在的悠闲,是建立在成绩上的,冯老师那边是打过包票,你更应该注意修养,主动提升……”

杨天说得缓慢,道理清晰,一看就是真正为杨帆操心。

“老爸说得非常有道理,本人涕泪交加,真想纳头便拜,不过我听说老爸你在我这岁数时,还有一些杀马特的举动,真让人失望。老妈还是位问题少女,差点被学校开除

。拥有我这么省心的儿子,祖坟上没青烟我是不信的。”

杨帆一番白眼,把两人鄙视一通。

“刀斧手,把杀威棒拿来。”宋晓离手掌猛然一拍,要祭出大杀器才行。

白脸人又再次出马劝阻,道:“说说你的打算,别再隐瞒和人交往。”

“要信任我比当年的你们强,这是经过二十年考验的,说多了没劲。我吃完了,你们忙。”

“要有底线,杨帆。”

“我明白。”

米饭扒光,家庭扩大会议结束,杨帆回房间,看书。

“难堪,真难堪,我说老婆,你当年能这样搞定丈人丈母吗?”杨天好奇心大起,自己当年又是怎么忽悠住父母的?应该没有这么嚣张吧。

“杨天,你要知道,杀威棒这东西,是代代传承的。这是我出嫁时的家当,老珍贵了,有几十年历史了,记得好好保存。”

“……”

——————

房间内,杨帆刚打开书本,震动,又是林雨薇:“……”

太傲娇了,经常这样含蓄,杨帆能够想象此刻她的形象,发消息前心里会挣扎几十分钟,那边会怎么想,会怎么看自己等等一大通心灵较量。

发消息后盯着,紧张与担忧,又是一大通。

“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

明天星期天,又是返校期,周末作业当然多。

“下午没空,要参加篮球赛,我刚加入篮球队。要么上午,要么星期一。”

“明天早上。”

第二日八点半到学校,运气好教室一个窗户没关,翻身进入。

课桌里有小半书籍,满满刷进度,不急。

一小时,林雨薇身影出现在走廊。从后方看去,杨帆侧面低头又认真的形象,她想起了一首诗: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肆意张扬,青春年华,不外如是。

那天,在观礼台上,那等豪迈,遥远地太不真实。

作为同桌,几乎天天见面,每时每刻都能关注。

“恩……我晚来了。”林雨薇低头抚弄衣角,承认错误。

“恩,还行。”杨帆抬头,数据出现:身高158公分,眼角弧度38,鼻梁高度2.9……32B,再次得出个接近完美的数据。

“你……你在看……什么。”对方淫光四射,林雨薇全身发冷,胸口好像被人用手丈量过,真邪恶。

这个时间点,周边到没人啊,会不会……

“没什么,你坐吧。”杨帆给了个温和的笑容。

这笑容落在林雨薇眼里可完全不同,绝对是淫笑,啊,好可怕,怎么办。

“要不……要不你还是在黑板上写吧。”林雨薇无限娇弱,似受伤的小猫。

“粉笔写字慢,快点,唧唧歪歪的,每天都和你坐一起,现在不是一样。”

声音相当大,林雨薇性情偏软,被他一凶不敢反抗,一步三停坐到自己位子。

“还是数学吗?拿出来。”

她暗暗给自己鼓劲:“还好说得是课业问题,如果提其他,一定要给他一个耳光,大声尖叫。林雨薇,不要怕,加油。”

掏出笔记,道:“明天就要期中考试了,我这两天整理了一些知识点,好多不会。”

四本笔记杨帆大致一翻,都被红字标记了,地方之多,信息之凌乱,让人瞠目结舌。

“我的天啊,所有理科你到底会哪里?我怎么看着全部包含进去了。”

把自己当牛马使用,她到底是咋想的。

“好多都不会,有些不清不楚也圈出来了。能说多少就多少。”

“啊,好吧。我比较擅长数学,先从数学开始吧。”杨帆认命了,就当温故而知新吧。

“恩。”林雨薇点头,只是想让你多讲解一会。

十分钟,杨帆有些急切了:“这里好简单,你不会吗?”

“恩?”

“好,我再提一遍。”

二十分钟。

“明白了吧。”

“恩?”

“真的很简单,那再说一遍。”

三十分钟。

“懂了吗?”

“有些不太明白了。”

那种不自信的眼神,杨帆还是读懂了,懂了才头痛,一个基本知识点,说了七八遍,还是糊里糊涂,怎么继续?

这么有灵气的女孩,理科上为什么……。

这已经不是差能形容,这是天赋缺乏,就是人们所说的笨。

“林雨薇,你高二为什么选理科?”

对方那不耐烦与鄙视,让林雨薇更加紧张,弱弱地道:“文科班也要考,我没考上。”

文科是小类,就业难题很大。吴州附中文理分班时,会让愿意读文科的学生统一考试,只挑选一个班,按照分数,人满即止。

“你喜欢文学对吗?”

“恩.”

“诗词?歌赋?小说?剧本?”

“我……我都喜欢的。”

那就是说,只要不是学习的科目,几乎都喜欢。杨帆头痛,这也是个问题少女啊。让她开口请教,肯定相当为难。

她的成绩,真的很一般。

等等。

杨帆骤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结合她理性思维的低级,她对理科学习上的努力,可能是自己的五倍甚至十倍。

十倍的努力,才得到中等成绩,这等勤奋,让天地都为之失色。

好一个坚强自立的女孩,难怪为了理科成绩,独自落泪。

杨帆心底触动了一丝柔软,升起的焦躁完全压下,心平气和:“我这……瞎说说啊。林雨薇,兴趣才是学习的动力,我很喜欢数学,所以数学成绩涨的飞快。”

“你既然喜欢文学,那就好好想想,或者试试看,写本小说。当你累了或者迷茫时,把东西记录下来,这也是一条路。”

“你压力太大了。”

“我经常见你早上眼眶红红的,一直认为是看小说晚了,或是因为剧情感动流眼泪了,从而影响了睡眠。”

“现在,我真诚的抱歉,你比我们所有同学都努力,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你付出几倍时间,不声不响承受看不见出路的煎熬。”

“林雨薇,我佩服你,你是个完美的女孩,你的软弱只是外表,心灵的强大早已超越同龄人。”

“所以,以后你可以大声的说话,大声地尖叫,把任何不快发泄出来。当你找到最擅长最感兴趣的东西,并愿意为之努力,班长比不上你,学习委员比不上你,你是最……强的。”

“呜……呜……。”林雨薇放声大哭,没有人和自己说过这么多话,没人懂自己。

一步一步跟在同学的后面,就是怕被人说一句:你太笨。

用所有的时间,复习复习,学习学习,只是为了心中的不平。那一首首诗歌,一本本小说,不过是自己狼狈时的遮掩,自己不是不聪明,只是把精力放在了文学。

她哭地梨花带雨,整个人浑身无力,把头靠在对方肩膀上,她又想起一句诗:在我伤心时,请把你肩膀借我依靠。

杨帆手足无措,相貌与心智接近完美的女孩,靠着自己,应该怎么办。

“我会帮你,跟着我,我的手会一直放在身后,请你抓紧,别放下。”

说到这,手臂不由自主的抬起,摸上娇美容颜,抹去那一丝悲伤。

两人同时一震,身体分开。

“谢谢你,杨帆。”林雨薇背过身,拿纸巾擦拭眼角。

“没事,继续讲吧。”

“好。”

林雨薇不再防备身体上的接触,那边,好温暖。

本溪满族自治县第二人民医院
本溪市中医院
长沙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上饶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昆明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