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天才相士第1357章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下

2020-01-25 03:18: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才相士 第1357章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下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风声骤起,那喧哗的风声,混入山风之中,无比的密集,无比的清晰。经历了巨大冲撞之后,地面上生成的那些虚土,在这狂暴的风中,本该被掀起,散入天地,使天地之间变得风尘滚滚才对,但在此时此刻,却是沉寂一片,似乎每粒沙尘,都重如千钧!

轰!风起云涌,天幕之上的那无尽乌云,在这诡异的压力之下,陡然有一道雷霆震响其中,在云层间徘徊不定。紧接着,无数道明亮的闪电,开始在这些浓密的劫云中生成,那些电光乍起即散,一瞬间的光亮下,犹如狂舞的金蛇,叫人震颤。

而且在这电光明灭之间,更是有一股远超先前数十倍的肃杀气息,自那些劫云之中骤然爆发!这股气息之强烈,即便是已将生死之度外的林白,也是觉得心惊肉跳。

尤其是望着那滚滚垂降的劫雷,更是叫林白面色变得无比凝重。

按照常理而言,他先前以玄黄之气轰击破灭劫雷,本该破去这天九劫雷才对,但此时却是出现这异变,这説明了什么?这説明天劫对之前的失败非常不甘心,对在天道眼中犹如蝼蚁一样的林白,做出此种事情,感觉万分愤怒,要倾尽全力,再来一击!

这特么的!林白瞳孔骤然收缩,没有任何犹豫,不假思索的便将法相招至头dǐng,更是竭力调动法相催动龙脉之引,调集地脉之中蕴积的玄黄之气,护卫周身!

“哈哈哈,你以为你能撑过天九劫雷便能保证自身无虞?你以为天九劫雷是那么轻松就能破开的么,你能调动得了玄黄之气庇护身躯,但你能以何物来抵挡这最后的威压?!如今看来,即便是这老天都要帮我,都要把你抹杀!天妒人怨,xiǎo辈,我看你还如何脱身!”

看到这异变,姚广孝先是一愣,而后捧腹大笑,在他眼中,这一切犹如世间最大的笑话。mianhuatang

电光明灭不定,劫云的色泽越来越深,空气中甚至开始有淡淡的血腥气弥漫,而在山风吹拂之下,那些劫云就像是一条遮天蔽日的血河般,弥漫苍穹!

在整片天地之间,只剩下最为单纯的红色!它取代了的所有色泽,似乎只有它才是根本!

红光之下,林白神色剧变,他的眼中露出慑人的寒光,面色更是阴沉无比!他着实没想到,这天九劫雷竟然是如此的难缠,一波刚平,远超先前的一波却是又再次升起!

还未等他心中的苦涩落下,天幕之上的那些红色劫云,骤然凝聚,形成一团,周身电光闪烁,犹如雷球,从其中更是爆发出无尽的威严,缓缓自天而降,向着林白坠下!

这无匹的威压,几乎在刹那之间,便传递到世间各处!

“卧槽,这是……”即便是远在燕京的野人老爷子,在感受到这股气息之后,也是忍不住面色大变,目光惊疑不定的向着钟山方向望去,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天意,难道一切真的是没有回还的余地,仙门的开启已经势在必行?”

不仅仅是他,张三疯和陈白庵二人在这股威压下,也是面如死灰!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他们只觉得天上地下,无所遁形,似乎只要有一丝气息弥散出来,就会将他们从这天地之间抹杀,他们不敢想象,此时此刻的林白,面临着怎样的危机!

望着天幕上骤然坠降的劫雷,林白面色沉郁,但双眸之中的目光依旧坚韧不屈,和之前相比起来,不但没有半diǎn儿减弱,反倒是愈发强势!

轰!电光明灭,天九劫雷最终一击,坠落,沉入世间!

这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天劫,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劫雷,而是天道的怒火,而是天威!不再有劫雷之力,不再有毁天灭地的威能,只剩下最为简单的威压!

威压之下,整座钟山生生往下沉降了数米!无穷无尽的压力之下,钟山各处更是不断发出轰隆之声,那些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风吹雨打的岩石,此时悉数化为粉末!

但不管脚下的地面如何震颤,也不管山风如何摄人心魄,林白的身形没有挪动分毫,犹如脚在地上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强烈的不屈不服之感,自他身体之中,冲天暴起!

“就算是天九劫雷,就算是天怒,不管你天道如何威压,我也绝对不会屈服!哪怕是只有一线生机,我也会竭尽我所有的努力,为苍生博取那一线生机!”望着从天而降的劫雷,林白缓缓抬头,不悲不喜,不卑不亢道:“我林白,不会屈服!”

数十丈,数丈,数米,数寸!劫云与劫雷混合在一起,形成的雷云之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下降,一寸接着一寸,不断靠近,无穷无尽的威压,笼罩天地!

整座钟山,不管是多坚韧的山石,此时都在发出不堪忍受的嘎吱之声,山上那些当初为了招揽游客而修建的建筑,在这一刻,更是悉数崩塌!

不仅仅是钟山,即便是钟山下的金陵,此时地下都在轰隆,地面裂开缝隙!

这一刻,好似世界末日即将来到,好似一切都走到了终diǎn!

玄黄之气缓缓汇聚于林白的身畔,想要替林白抵挡住那无尽的威压,但不管玄黄之气如何徘徊,如何逡巡,却是根本无法阻挡那威压分毫!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这天威针对的只有林白,无关一切外力!玄黄之气虽然神异,但始终不是林白,这一关,只能靠林白自身才能度过!

嗤!林白的身躯之上,骤然生出一道血线,一蓬艳丽至极的血光骤然而降,殷红的鲜血落入地面之上,浇在那颤栗不断的虚土之上,红黄二色,看上去是那样的刺眼!

一丝接着一丝,一线接着一线,血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在林白身上蔓延!

此时此刻,即便是熟悉林白身体每一寸的贺嘉尔几女在此,恐怕都不能认出来眼前此人就是她们熟悉的林白。mianhuatang鲜血沾湿了他身上的每一寸衣衫,血光覆盖了他身上的每一个位置!

滴答,滴答,血珠不断滴落在地面,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那玄黄之气疯狂呼啸不断,更是不断爆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嘶吼,似乎在愤怒于天道的无情,愤怒于这天威的不公!

但不管它们如何逡巡,不管它们如何涌动,却根本无法改变眼前的态势分毫。

喀嚓,喀嚓!这是骨骼在无尽的威压之下,一寸寸即将折断之时,发出的声响。那声音沉闷无比,每一声响起,都叫人觉得悲从中来,眼角湿热。

“我不会屈服,这天下的苍生也不会屈服,只要一息尚存,我便不会让仙门开启,劫雷不能阻我,天威也不能阻我!”林白咬紧牙关,盯着头dǐng那如云团般的威压,沉声道。

似乎是在回应林白的话语一样,那威压陡然增强了许多,如同重锤,向着地面重重垂下。

而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威压,地面上的裂缝越来越宽,林白身上裂开的血痕越来越多,骨骼破裂发出的咔嚓声越来越大,在他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无损的肌肤;疼痛自体表、自体内,不断冲刷着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鲜血染红了地面!

“不……”观望着这一幕的药娃娃,眼眶越来越湿热,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就像是有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在汹涌一样,每一次汹涌,都有无尽的悲伤感生出。

山上山下,寂静一片,只剩下滴答和咔嚓两个声音,每一次响起,都叫人肝肠寸断!

“你拦阻不了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那声响越来越微弱,似乎一切生机都要断绝之时,林白却是突然抬起了头,抬脚向前走出,虽然面色惨白,鲜血遍布全身,但他的脚步却是一如先前那般,坚定而又有力,似乎每一步迈出,都能将地面踏出一个脚印。

“天威之下,你还走得动么?”看着林白的举动,姚广孝冷然发笑,哂笑不止,但在他的眼眸深处,那股忌惮之意,却是越来越深重!他存世近千年,接触的能人异士不可计数,但是心智能够坚韧到林白这种地步的,却是前所未见。

但出乎姚广孝的意料,林白的那一步虽然颤颤巍巍,但竟然还真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而且在脚步落在地面的那一瞬间,天地之间更是有一种极为诡异的响声震荡,顺着诸人的脚下更是传出一股颤意。那颤意和响声,伴随着脚步的迈动,一声接着一声,犹如脉搏!

咚!咚!咚!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节奏,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信念,这声响就像是天地至理融汇在一处之后,发出的响声,即便是姚广孝,在这响声下,都情不自禁的往下退却。

一步借着一步,一声接着一声,步步相连,绵延不绝;声声相接,直冲云霄。在这动作和声响之间,甚至可以隐约看到无数虚影生出,这便是信念的显化!

每一个脚印,都被鲜血所灌满,每一粒土壤,都被鲜血所染红,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东阳市红十字会医院预约挂号
汉南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南充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衡水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