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偷跑流量难以删除预装量多

2019-11-10 21:5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偷跑流量 难以删除 预装量多

很多用户抱怨的预装软件没法完全删除,最近有了新的动向。近日,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一纸诉状将三星和欧珀两家公司告上了法庭。目前该案件已经被法院受理。可以说,这是此类问题首次进入法律议程。

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从十年前的2G时代开始,预装软件无法删除导致扣费等问题就屡屡被曝光。为何这个已经存在十多年的问题,有如牛皮癣一样难以根治?归根结底,技术不是问题,而是背后的利益链条惹的祸。

正面看:问题铺天盖地,顽固难治牛皮癣?

用户买回来的,最初都会预装有部分软件。这一方面是为了方便用户使用基本的服务,另一方面也有厂家和软件商家合作推广的意味。熟知的某一家广告商,好几年前就一直试图在开机初始页面中植入广告;但这还只是一锥子买卖,比之更甚的是诸多内置软件除了推广效应之外,试图走流量赚取后台收益。根据最近不少媒体的公开报道,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近期送检测试的10款,只有一款没有偷跑流量,而有的预装软件最多竟达71个。设脑瘫患儿月笑想一下,如果每一个内置的App应用软件在开机之后不断在后台跑流量,最后买单的用户为此要花很多冤枉钱。

用户路先生就曾向反映过,他所购买的一部,买回来插卡之后系统自带的App马上发出了定制某个业务的短信通知,出现了2块钱的扣费;另一位用户黎女士也向反映,其在早先Moto尚未被收购时所买的Moto,使用初期也出现异常流量暴涨而导致话费增多,检测之后发现也是预装软件后台偷偷联。

来自中新IT频道的调查数据显示,43%的用户对预装软件无法容忍,更有85.9%的用户曾试图卸载预装软件。本来如果只是初装软件,似乎问题还不是太大,但严重的是,如果用户想自行删除掉预装软件,几乎没法直接操作完成。不得不说,苹果iPhone系列相对较好,安卓需要获取Root根目录权限才能将删除。绝大多数普通用户,很难甚至根本不会做到这一点。

背面看:合作收益大,都是利益惹的祸?

预装软件不能被用户自主删除,目的当然是为了拖住用户长期使用预装的App软件。这些软件只要开机就会联获取各种数据信息,或是推送,或是更新,反复在后台联。归根结底,还是背后的利益链条惹的祸。

实际上,这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了,跟十多年前可谓臭名昭着的运营商SP(Service Provider,内容提供商)路径如出一辙:的厂商或者经销商通过与软件提脑瘫儿童症状供商合作,预装软件每个多的收取3块-5块钱、少的收取1块-2块钱合作分成。前述的路先生,碰到的问题是厂家机型自带有相关合作协议的App服务;而前述的黎女士所遇情况,并非Moto官方所为,而是Moto的经销代理商擅自在销售时加装了相关App应用软件。

每一部虽然预装软件的费用不高,但一方面由于App市场竞争激烈,软件提供商迫切需要通过预装增加应用推广的效果,而合作成果之后可以获得非常庞大的后台流量收益;另一方面,厂家或者商家直接植入相关软件,相当于卖机的同时搭售多赚点,甚至比卖机还赚得快。由于中国人口众多,用户数蔚然可观,因此,整体的收益会显得非常庞大。

回顾

2015年初,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针对消费者反映的成像不佳、内存缩水、软件异常等热点问题,委托专业机构对多项性能开展了比较试验。比较试验发现,受试除系统软件外,均不同程度地预装了各类软件,最多的达到71个,少的也有近30个。受托专业机构模拟普通消费者的操作方式卸载预装应用软件时,有的无法卸载任何预装软件,有的虽可卸载部分,但仍有大量预装软件不能卸载。此外,抽样测试还表明,预装应用软件在消费无操作的情况下,仍然会发生流量消耗。

根据比较试验结果,欧珀X9007和三星SM-N9008S不可卸载软件数量位列前两位。欧珀总共预装了71个软件,其中不可卸载软件数量达47个,是所有受试中最多的。三星为44个,且所有预装软件均不可卸载。

观察

法规约束力小,没法解的连环套?

问题如果简单化,用户可以直接将内置的软件删除,这个问题就不是问题。但恰恰在于,这样的自主删除就动了App的奶酪,显然是厂商们不希望见到的,所以才将App软件设置到根目录权限下,一般用户没法直接删除。

有点无可奈何的是,在厂家的三包保修等规定当中,几乎都不会把经用户Root之后的列入保修范围内。换句话说,如果用户为了删除预装软件,有能力自行Root之后并且删除,甚至是重刷机,之后一旦出现问题找回厂家保修,厂家会以此违反保修协议而不认可。这就是一个说不清楚的连环套死结。最终受损的还是用户。

从过往出台的管理政策看,工信部早衰老造成帕金森罪魁祸首在2013年就发布了《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进管理的通知》,要求生威海治疗白癜风医院址产企业在未向用户明示并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不得预装擅自收集修改用户个人信息,或擅自调用通信功能、造成流量消耗费用损失的软件。

不过,从规范性而言,什么样的软件不能预装,最多预装多少,预装之后如何保证普通权限下可以正常删除,等等问题,还需要有更完善的细节;并且,这样管理政策很难百分之百约束到位,并且市场上也存在监管的空白地带;一旦有违规者,配套的监督实施和惩罚措施如何,也还需要进一步界定。

无论此次诉讼的结果如何,这起案例都将会给预装软件带来一定的未来导向。最简单的方式,还是要回归到预装软件可以为用户自主删除。

文/羊城晚报 黄启兵

房产图片
偃师小说阅读网
天秤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