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补天道 六四六 天道尚难补,封灵名已存

2019-10-12 22:00: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六四六 天道尚难补,封灵名已存

“我很想知道,这梅花林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孟帅在栅栏门围城的栏杆里面转了半日,除了梅花,就是冰雪,又有什么可以做封底的东西了?

莫非

孟帅好容易看到一角白石,勉强可以做封底,正要拿来用,却见另一个弟子上前,紧走几步,将白石占据。

孟帅停步,一块破石头而已,争抢起来没意思,况且那石头本非奇物,就是聊胜于无而已。以那个石头为封底,林岭绝不会高兴。

接着,他又眼前一亮,想到梅花树本身。

那梅花枝于如铁,岂不是上好的材料?且在雪山梅园以梅花为封,也契合主题。

想到这里,他快步走到梅花树边,抚摸树于,决定如何封印,就听背后有人道:“孟公子?”

孟帅一回头,就看见白梦笙站在梅花树下,雪白的小脸几乎与头dǐng压枝的白梅同色,更添韵致,招呼道:“白姑娘?”

白梦笙摇摇走来,轻声道:“孟公子可在研究这梅树做封印?”

孟帅笑道:“小姐看如何?”

白梦笙道:“好是很好,刚刚我看另外一位也在研究梅树,恐怕已经开始着手了。”

孟帅额了一声,顿时一阵泄气,一共五个人,要是还有两个相同的,太没意思了,无奈道:“这是一步迟,步步迟。石头也不行,梅树也不行,难道要我去用栏杆封印?”

白梦笙叹道:“栏杆处也有一位仁兄占据了。”

孟帅愕然,半日拍了拍脑袋,道:“这是不给脑子慢一步的人活路啊。”

白梦笙轻轻一笑,便如春风吹过湖水,掀起丝丝涟漪,端的容光照人,道:“孟公子好随和。奇怪,为什么梅园大人那样严峻的人,会收下完全不相同的弟子呢?”

孟帅明知她试探,也不以为意,不过是早晚一日的事情,笑道:“是啊,所以他老人家看我一直不怎么顺眼。”

白梦笙道:“孟公子太谦了。我虽不熟悉梅园大人,但也看出他极为重视你。”

孟帅道:“白小姐……”

白梦笙微微摇头,道:“小姐之称,也太生疏了。”

孟帅心道:我们又何尝熟悉过?顺着她道:“那你看呢?”

白梦笙道:“我号细雨堂。既然都是封灵师,不如就按此称呼?”

孟帅道:“原来是雨主。斜风细雨不须归,当真是好堂号……我号……”

这时他有些卡壳,心道:我到底号什么?

鬼使神差的,他想起一个场面,道:“号补天。”

这两个字説出口之后,孟帅脸上一红,顿觉两颊烧。心头一阵神兽狂奔,吼道:“搞屁啊,千挑万选定不下来的封号,最后就弄出一个这么中二的名号?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啊?会不会遭雷劈啊?”

但是话一出口,断然无悔,尽管他和白梦笙不熟,但既然已经宣于外人知,等于公布于众,恐怕好不好都得用下去了。

白梦笙听了之后,反而丝毫不觉得惊异,封印师界大了,什么人都有,有些人取号喜雅致,有的更平实,但也有不少走霸气四溢路线的,考虑到封印师大多是武者,这样的名号还不少。白梦笙见的多了,也不觉得如何过分,只是微笑道:“补天堂?真是威风的堂号。”

孟帅的思绪继续狂飞,心道:我擦,这号怎么简称?补公?补堂?是人説话么?天公,天堂?且不説多二,这重复率会不会太高了?

这时听到白梦笙説话,定了定神,强笑道:“正好相反。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我本是个有太多不足之人,只希望上天多贴补我一些,聊以为生。”

白梦笙又是一声轻笑,道:“孟公子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孟帅心道:果然她也没换称呼,也是不好下口吧。转过话题道:“恕我冒昧,雨主打算在何处为封印呢?”

白梦笙柔夷轻翻,露出一朵五瓣白梅,道:“以此即可。”

孟帅挑指道:“不愧是白小姐,好风雅。那我便不打扰了,三个时辰不长,以后见面的时候却长得多。”説着轻轻一礼,转身离开。

白梦笙目送他离开,露出好奇之色,暗道:到底为什么梅园大人会找这样性情的弟子?真是太奇怪了。

明知道白梦笙是因为自己是梅园弟子才来交际,孟帅倒没什么恶感,这本是人之常情。他和白梦笙是同辈人,将来恐怕见面的机会不少,若无冲突,搞好关系不是坏事。他对这北方世界年轻一辈的三杰也很好奇。

白梦笙是个羸弱却通透的少女,玄彻是个标准的蠢货,不知剩下的朱鹳如何?

当然这都是以后,眼下却要考虑,这封印到底怎么完成?

梅园中,除了梅花梅树,偶尔可见的石头,外头的栅栏,还有什么?

地上也有冰雪,可是印坯已经是寒冰,再封印可重复了。

正在他皱眉时,耳边传来一阵扑棱棱的声音。

那是

三个时辰转眼就过,众人都走了出来。不过每个人手上都没拿着封印器,毕竟不大方便。封在石头上还好説,封在栏杆上的总不能把栏杆拔下来。封在梅花树上的更不敢随意折枝,折断梅花还好説,可这是梅园大人的爱物,岂容他人攀折?

因此几个年轻人都是等在栅栏之前,等候林岭检验,再带人过去看。

林岭到来,也不问他们,道:“验收吧。”一面説,一面往里面走。几个弟子忙跟上。

越过栅栏,林岭指了指一根栅栏,道:“合格。”

那弟子登时满面红光,小跑着跟上。

林岭又径直走到一个大石旁边,看了一眼,道:“粗糙。”

那弟子脸上变色,林岭顿了顿,道:“差强人意。”

那弟子松了口气,绝处逢生的庆幸弥漫开来,也不由露出笑容。

林岭继续往前走,虽然他刚刚不在,但却如时刻关注一般,完全不用询问,就知道几个弟子封印器在何处。

走到一处梅树前,林岭颔道:“可以。”

另一人立刻笑逐颜开,所有diǎn评过的人里面,就他得到的评价最高。可以两个寻常字眼,在林岭口中説出,已经是莫大的荣耀。

验收完梅树,林岭转过头,看向白梦笙,伸手轻轻一招。

白梦笙头上斜插的一朵梅花无风自起,飘落在林岭手中。林岭看了一眼,道:“别致。”

白梦笙正自微笑,林岭道:“只是不该无故折花。”

白梦笙失色,林岭手指一松,梅花飞回,道:“花颜辞树,再难回转,给你吧。切勿丢弃,使它受二次糟蹋。”

白梦笙垂道:“是。”

无论如何,她这一关也算过了。

还剩下孟帅。

林岭站着不动,道:“自己请出来吧。”

孟帅一招手,树后飞出一只白鹤,落在梅花树下,道:“这就是我的封印。”

林岭早就知道这个结果,道:“展示一下。”其他人不必展示,他一眼可定,这回却额外给孟帅一个机会,自然是与众不同。

孟帅道:“稍等,请各位上演。”説着打了个响指。

白鹤往前走了一步,刷的一声,一身羽毛立刻变成粉红色,鲜艳如春日桃花。

林岭脸上变色,神情难看了起来。

孟帅没看见,让白鹤又走一步,一身粉羽再次变色,变得艳红艳红,比玫瑰更灿烂。

其他人只是看着有趣,白梦笙却是低低的惊呼道:“体封孟公子,我服了。”

孟帅得意的道:“还能变绿。”

林岭喝道:“够了。”

他额上青筋隐隐暴起,前所未有的恼怒。

这只白鹤当然是他派进来的,是梅园豢养的仙鹤之一。孟帅上一关出色过关之后,他就已经认可了这个学徒的水平,将他看做梅园的一份子,最后一关不但不加刁难,还暗开方便之门。

之所以派白鹤进来,是因为林岭教过孟帅鹤翎封印术,白鹤翎羽是最好的封底。他让孟帅顺势展示这门封法,一是这封法本身足够巧妙,能使孟帅力压众人夺魁,二来鹤翎封印术是梅园不传之秘,人尽皆知,孟帅施展之后,他正可以顺势把孟帅介绍出去,正位名分。

哪知孟帅不解他一片苦心,不走寻常路,不施展鹤翎封印术,反而另辟蹊径,走的“体封”之法。

以封印入生灵,这是高端之极的封印术,和意封、灵封一样,另树一帜,比鹤翎封印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等技巧远远出了孟帅的修为,连白梦笙也佩服不已。

但对林岭来説,却是一件极大的恼事,大大触了他的霉头。

林岭此人性情孤僻,能入他眼的人不多,物更不多,平生爱好,唯独冰、梅、鹤而已。梅花他都爱,鹤只爱丹dǐng白鹤。

他冰峰上豢养白鹤,不下百只,皆一色雪白,无有二色。如今孟帅一来,竟把一只好好的白鹤糟蹋成杂毛鸡一般,就如好好的完璧上多了一道划痕,叫他怎生忍耐?

居然还要变绿,只怕孟帅没把白鹤变绿,他的脸先绿了。

一天难得的好心情糟蹋殆尽,林岭忍了又忍,没把孟帅直接冻进冰里,指着他停了停,又指了指红色仙鹤,道:“这个归你了

。从今日起就是你的鹤童子,别让我看见。”

孟帅笑道:“多谢堂尊。”

他没有在人前正式称呼过林岭,只因还没有得到认可。按照约定,过关之后,他便正式成为雪山冰峰一弟子,这样称呼便很自然了。

虽然都已经猜到,但听到孟帅正式称呼,众人还是很震撼,向孟帅投来震惊又艳羡的目光。

雪山三冷其他二人都是独居,林岭之前也从未收过弟子,北方世界年轻一辈,若伦身份,当以孟帅为。

林岭压下火气,心情稍好,本来他还是比较满意孟帅这个开山大弟子的,打算半个仪式介绍一番。以他冷淡的性情来説,再简便的仪式也是大大破例,可见对孟帅还是相当重视的。但现在心情不好,也就免了。只看了其他人一眼,道:“尔等都知道了?”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林岭所指为何。

白梦笙聪慧一些,道:“我等刚刚才知道,原来梅园大人有此高弟,为北方之幸。”

林岭diǎn头,道:“知道了便罢,你替我一一通知到,十八山庄那些人。”

白梦笙躬身答应,暗道:以梅园大人的性子,竟然要公之于众,可见对这弟子果真喜爱。

她还不知道,这还是梅园一时气恼,减等的结果。

接着,林岭又道:“这次考核,我考他比你们更严,尔等要分明,别叫人説我徇私舞弊。”説完转身道,“跟我来,登记你们的堂号。封灵师界自此有你们的名字。”

濮阳男科医院
烟台男科医院
黑龙江治疗阴道炎费用
濮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